当前位置:首页 >

在法学系2003届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九九届研究生入学时,夏勇所长就曾要我说几句。那时说了几句。现在要说,只怕主要还是那么几句。
    如果要我讲讲自己怎么做学问,我会十分惶恐,因为能说出的太少。以中文出过三十几本书,以外文出过五本书,只能说明肯吃苦、肯干,却未必说明干得好。我又没有任何“名言”,心中的名言多是古人的。80年代末获全国劳模称号,90年代初被国际知识产权学术组织选为执行委员,只是勤勉加机会。
    的确,我本非天才,只知道下死力去做,“不偷懒、不灰心”,其实就靠这六个字,才庶几不被甩在最后面。这是我向来对自己的学生所说的,也是今天对同学们所说的。
    如果还要再说几句,那就不是我本人版权保护范围内的名言了。我爱好中国古典文学。古典文学的修养不仅有助于表述(虽然我从来不用半文不白的文字写作),而且其中的哲理在多年里一直促进着我的学习与研究。
    “不矜小胜,不恤小败”,这是一位雪夜取蔡州的古代名将的话。“金家香巷千轮鸣,扬雄秋室无俗声”,则是其同代一位诗人的名句。学者于今天能刻恪守之,在各方面心理就比较平衡。学问也才做得下去。
    “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是一位古代哲学家的名句。学习与研究,其实与练气功一样,想要炉火纯青,不“入境”是不可能的。一边听着音乐或看着电视一边写作,可能只有天才能写出好东西。我绝对不行,也不信。
    最后一点,是我自己在学习摄影与洗相时的体会,不再是古人的了(我相信古时若摄影技术已发达,也肯定会有相应的名句留下来)。正像见了好的景色,只拍摄、不定影,结果只能是浮光掠影,亦即好“景”不长。学习中有了一得之见,应立即写下来,切不可偷懒;否则有些思想的火花只闪一次、永不再来。定下影后经推敲又觉不好,还可以弃之不用;未定影而回想觉得很好,可能再难重现。
    大家考上了研究生,其他人都会羡慕。我也从心里羡慕同学们。我自己什么学位都没有。其中有“生不逢时”的因素。大学毕业时适逢“文革”,故无学士学位。留英时教育部还不提供学位申请费,故无硕士学位。在LES(费孝通、李浩培等学长也曾求学于兹)研究生院毕业,只拿到一个Diploma。待到我国可报考国内博士之时,已力不从心,甚至可以说是“垂垂老矣,”故无博士学位。
    在博士生学习期间,在可能的情况下,还须进一步拓宽知识面,以免成为“井蛙博士”。列宁曾要求年轻人“以人类全部知识丰富自己的头脑”;英国法官丹宁对法学者也提出过类似的要求;历代武林高手中,“博采众长”者,方才成“家”。这些,其实都是一个意思。即使在自己专门钻研的窄领域,也只有将有关中外名篇尽量多看,方能避免重复劳动,避免走弯路。同时,要非常注意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切不可图省事抄袭别人,在自己历史上留下不良记录。这些又都要以“不偷懒”为前提。
    从1986年自己招收研究生开始,学生就一直在推着我往前走。师生之间,学习总是互相的。上面讲的几句话,同学们如认为还有点用,则取之;认为无用,则置之。愿同学们把进入研究生的学习作为新的起点,今后不断产生有价值的成果,在国际上能取得一席之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为国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