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李林:杭州互联网法院为依法管网治网、规范网络行为提供重要的专业平台

原标题:全国首家互联网法院落户杭州

这是刚挂牌的杭州互联网法院。该法院定位于用互联网方式审理互联网案件,集中管辖杭州市辖区内基层人民法院有管辖权的涉互联网案件,当事人通过互联网,足不出户就能完成诉讼,实现“网上纠纷网上了”。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摄

全国首家互联网法院落户杭州,当事人通过互联网,足不出户就能完成整个诉讼。互联网法院的成立,将为依法管网治网、规范网络行为提供重要的专业平台。这一重大变革意味着中国涉互联网案件的集中管辖、专业审判迈出了重要一步——

8月18日,全国首家互联网法院落户杭州。今后,杭州地区涉互联网案件,将全部在互联网法院审理,当事人从起诉到最后宣判,全程通过网络在线完成。成立杭州互联网法院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趋势的一项制度创新,意味着中国涉互联网案件的集中管辖、专业审判迈出了重要一步。

集中管辖杭州涉网案件

今年6月份,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36次会议就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8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明确依托杭州铁路运输法院,试点设立专门审理涉互联网案件的杭州互联网法院。

互联网法院为何首选落户杭州?杭州作为互联网经济发达地区,聚集了如阿里巴巴、支付宝、淘宝、天猫、网易等众多知名电商企业,因此涉电子商务纠纷多发频发,现实司法需求大。据了解,今年1月份至7月份,杭州市检察机关办理的案件呈现“三多”特点,其中就包括涉互联网新类型犯罪的增多。

据介绍,杭州法院从2011年起,就在积极探索新型网络空间治理模式。2015年4月份,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由西湖、滨江、余杭三家基层法院和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电子商务网上法庭试点法院。2015年8月份,浙江法院电子商务网上法庭正式上线,专门审理涉网纠纷案件。从原告发起诉讼或被告关联案件,再到调解、立案、举证、质证、视频庭审、庭审结束、判决均在网上完成,实现了诉讼的全程网络化。

“2014年底,杭州中院就成立了电子商务诉讼指导中心,探索解决涉网案件中出现的新法律问题,开发运营网上法庭平台,指导开展网上诉讼。”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邵景腾介绍,至2017年5月1日,杭州电子商务网上法庭已处理案件2万余件,为设立互联网法院积累了宝贵的实践经验。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方案,杭州互联网法院集中管辖杭州市辖区内基层人民法院有管辖权的涉互联网案件,主要包括:互联网购物、服务、小额金融借款等合同纠纷;互联网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利用互联网侵害他人人格权纠纷;互联网购物产品责任侵权纠纷;互联网域名纠纷;因互联网行政管理引发的行政纠纷。

案件全程在线审理

互联网法院因“网”而生,具有“前卫性”。内容上,将涉及互联网的案件从现有审判体系中剥离出来,专门审理、研判涉网案件,推进互联网治理的法制化、规范化;形式上,以互联网手段帮助法院审理案件,通过远程视频等手段开庭审判。

杭州互联网法院为一审法院,二审由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此外,新设立的互联网法院在办案流程、审判方式等方面都作了重大变革。

据介绍,杭州互联网法院以“全业务网上办理、全流程依法公开、全方位智能服务”为目标,依托网上诉讼平台,起诉、立案、举证、开庭、裁判等实现全流程在线。“新的互联网法院是全程在线的,最关键的庭审也是在网上。”杭州互联网法院院长杜前表示,这相当于把现在物理的法庭搬到了网络空间,是最大的变革。

以起诉环节为例,当事人遇到网购纠纷,可打开杭州互联网法院专门的网页或APP,先通过与公安机关对接的人脸识别系统认证身份,填写结构化的信息起诉或应诉,再通过网银或支付宝、微信钱包等缴费,立案后系统自动关联电商平台订单提取证据。

“《网络安全法》的实施,标志着我国互联网治理迈上了法治轨道。杭州互联网法院的设立,将为依法管网治网、规范网络行为提供重要的专业平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所长李林认为,通过专业审理互联网案件,集中破解互联网诉讼瓶颈,及时总结规律,建立健全互联网诉讼相关规则,创建新型审判机制和司法运行体系,促进审判能力现代化。

探索涉网案件诉讼规则

“随着网上法庭试点的不断发展,我们遇到了一些瓶颈问题,主要是涉网审判专业化程度不够,缺乏对新型疑难案件的深入研究,以及现行诉讼规则与网上审判的流程设计难以衔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朱深远说。

新诞生的互联网法院正是定位于“用互联网方式审理互联网案件”,突出涉网案件审理的专业性。不仅打官司将如同“网购”一样方便,“网购”也如同在实体店消费一样有了司法保障。

朱深远表示,从现阶段看,各个网络平台的自治性规范参差不齐,网上各类交易存在许多法律风险和陷阱。互联网法院将通过审理、研究这些案件,对网络平台制定自治性规则实行规范化指引,整合、创设适应互联网发展的诉讼规则,防范化解网上各类交易的法律风险,净化网络空间,降低网上维权成本。

“我院在摸索中形成了一套以诉讼平台操作规程和网络视频庭审规范为中心的程序规则,破解了诉讼主体身份确认难、当事人在线质证难、在线行为控制难等网络审判难题,确立网络司法缺席审判制度,维护网络司法权威。”杜前表示,下一步杭州互联网法院将以保证电子诉讼的开放性、交互性和规范性为前提,完善虚拟空间的诉讼制度体系,为全国法院互联网审判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杜前表示,下一步杭州互联网法院将打破系统内外的“信息孤岛”和数据壁垒,建立多位一体的审判信息合作机制和共享平台,逐步开发服务当事人的诉讼风险评估系统和类案智能推送系统,开展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专业风险分析。

“目前,涉网纠纷数量巨大,而且不断涌现出新的案件类型,导致互联网上广泛的司法服务需求与法院能提供的司法服务供给这一矛盾将长期存在。”新浪法院频道事业部总经理张长昊建议,互联网法院除了常规的审判执行工作,还要把推动涉网纠纷多元化解决作为重要职能,有效预防、化解纠纷。(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李万祥)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2017年08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