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刘敬东研究员接受《环球时报》采访 谈国际海事司法中心建设

原标题:西方联想南海领土争端误读中国海事司法中心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今年中国将建设国际海事司法中心,请介绍具体情况。中方为何选择此时建设这一机构?”14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一名外国记者提出问题,并追问发言人,“是否是因为菲律宾针对中国提出的南海仲裁案5月将作出判决?”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3日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作工作报告时说,2016年的工作安排,包括“服务和保障‘一带一路’、海洋强国等战略实施,坚决维护国家主权、海洋权益和其他核心利益”“加强海事审判工作,建设国际海事司法中心。”根据最高法的报告,中国去年审结海事海商案件1.6万件,是全球海事审判机构最多、海事案件数量最多的国家。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报告对于该中心如何运行没有给出细节”,但迅速引到南海问题上,声称“南海紧张酝酿,中国将建海事司法中心”。报道还称,中国拒绝参与菲律宾对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提起的仲裁案。该案首先由菲律宾在2013年提起,意在解决南海海洋声索争端,但中国拒绝参与。预计5月做出裁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14日自作聪明地声称,“不难想象,在国际仲裁威胁下,北京现在是想放出大招了”。日本《产经新闻》14日称,有人认为不服从国际仲裁对中国不利,所以在这种形势下,中国提出建设国际海事司法中心,可以视为旨在对抗不利的形势。英国中央兰开夏大学国际法教授邹克原(音)11日在印尼《雅加达邮报》上撰文认为,海牙仲裁“是美国指导菲律宾针对中国发动的一场法律战”。

“中国现在是船东大国、航运大国,还是贸易大国,是历史自然而然地把我们推到了国际海事司法中心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刘敬东14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建设国际海事司法中心完全是因为我们中国涉海事海商案件审判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完全是顺势而为的一个事情。它是国内法,专门处理我们拥有司法管辖权的水域和海域里的民事、刑事和行政案件,跟国与国之间的纠纷毫无关系,一些媒体非要把这个事跟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扯到一起,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中国想要成为国际海事司法中心。”新加坡《海峡时报》14日援引驻香港的中国司法问题专家芬德的话称,中国的雄心可能是“试图将海事争端解决的中心从伦敦和其他欧洲中心向中国转移的努力的一部分,在中国,中方对遇到的争端解决机制会更熟悉。”新加坡的南海问题专家斯图瑞称,驱动北京雄心的可能是认为现有的国际司法机构是“亲西方的,对中国有偏见”。香港《南华早报》则引述分析人士的话称,设立国际海事司法中心将提高北京在法律问题上的专业度,提高在国际仲裁方面的影响力。

《日本经济新闻》14日报道称,13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2015年活动报告在附件中记载了厦门海事法院对在钓鱼岛海域发生的撞船事故进行的审判案例。此举被认为是为了彰显中国对该岛拥有司法管辖权。资料显示,中国渔船于2014年9月与巴拿马籍货船相撞受损,中方船主提起诉讼。14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例行记者会上声称,“这是中国在自作主张,极其令人感到遗憾和无法接受”。菅义伟还称,日本政府已经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提出了抗议。日本关西地区一名法学教授14日对《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说,经济实力上升使得中国国际影响力也在提升,但预计中国设立的国际海事司法中心,美日可能不会承认。

刘敬东对《环球时报》说,中国要建成国际海事司法审判中心,这是中国海事审判达到国际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志,正像伦敦和纽约被誉为国际金融中心一样,并非要设立一个解决国与国之间争端的机构。当然,我国可以通过对我国所属海域行使司法管辖权,这样可以彰显国家主权,对于维护国家主权是非常必要的。

来源:环球网2016-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