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刘楠来接受《人民网》采访,指出《联合国宪章》精神依然光耀世界

“我联合国人民同兹决心,欲免后世再遭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联合国的基本大法——《联合国宪章》(以下简称《宪章》)卷首语如是写道。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余烬中诞生的《宪章》寄托着各国对免于战争、恐惧和匮乏的殷切期盼,宣示了国际社会消弭战祸、永保和平的坚定信念。走过70年风雨历程,《宪章》精神依然光耀世界。

在6月26日《宪章》签署70周年之际,学者认为,国际社会应重申对《宪章》的庄严承诺,携手维护二战胜利成果;不断丰富《宪章》内涵,为实现“彼此以善邻之道,和睦相处”的崇高理想而奋斗。

为拯救人类前途命运并肩战斗

为永享和平,人类始终在孜孜寻求止战维和的国际机制。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国际联盟的试验失败了,在其成立后不到20年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

80多个国家和地区、约20亿人口卷入其中,在人类历史的空前浩劫中,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组成了广泛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同仇敌忾,为拯救人类的前途命运、捍卫世界和平正义并肩战斗,赢得最终胜利。“没有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就没有联合国。”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刘楠来说。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钱文荣表示,从正式形成世界反法西斯联盟的《联合国家宣言》,到决定尽快建立一个普遍性国际组织的《关于普遍安全的宣言》,到宣示协同对日作战的《开罗宣言》,再到促令日本军国主义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正是在这些国际文件的基础上,中、美、英、苏四国发起召开旧金山会议,讨论制定《宪章》。“《宪章》的制定和联合国的成立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集中体现。”

中国人第一个在《宪章》上签字

回拨历史的指针,时间定格在1945年6月26日。

这一天,美国旧金山退伍军人纪念堂庄严肃穆。结束历时2个月的旧金山会议讨论,50个国家的代表在此签署《宪章》。在这份被称为公平与正义“教科书”的国际法文件上,中国代表顾维钧、董必武等8人用毛笔郑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中国成为第一个签署《宪章》的国家。

“如果没有中国的贡献,二战的进程和结果必将是另一种走向。”刘楠来表示,中国不仅开辟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对日本侵略者的彻底覆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还以不同形式参与了欧洲反法西斯战争,积极倡导和推动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建立,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赢得了大国地位”。

作为反法西斯联盟的四个核心国家之一,中国积极参与了创建联合国的全过程。钱文荣举例说,中国在《宪章》草拟阶段就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处理国际争端应注重国际正义和国际公法原则”,“国际公法之发展与修改,应由大会提倡研究并建议”,“经济社会委员会应促进教育及其他文化合作事业”这三条建议最终被吸收进《宪章》。

“中国成为联合国创始成员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非像某些人说的是其他几个西方大国‘恩赐’的结果。”钱文荣强调,中国为联合国的创建和《宪章》的制定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中国是《宪章》的坚定支持者

《宪章》规定的主权平等、不干涉内政、和平解决争端、不使用武力、善意履行国际义务等基本原则,形成了战后国际关系的“黄金法则”,为国际社会普遍接受。

中国一贯主张尊重和维护《宪章》权威,中国的外交理念不仅与《宪章》宗旨和原则完全一致,而且大大丰富了其内涵。刘楠来举例说,中国与印度、缅甸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在尊重《宪章》精神的基础上突出了广大发展中国家追求独立、自主、自强、发展的普遍诉求,反映了反帝、反殖、反霸的时代要求。

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是中国近年来提出的新思想、新主张。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张贵洪认为,不同于冷战结束后国际社会盛行的“文明冲突论”、“民主和平论”、“霸权稳定论”、“普世价值论”等,中国率先提出的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思想强调以合作取代对抗,以共赢取代独占,主张政治上建设伙伴关系、经济上实现共同发展、安全上共建共享共赢、文化上不同文明包容互鉴,“这是新时期对《宪章》宗旨和原则的进一步弘扬和体现”。

重温《宪章》精神意义重大

今年2月,在中国的倡议下,联合国安理会举行了主题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以史为鉴,重申对《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坚定承诺”的公开辩论会,拉开了国际社会纪念联合国成立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序幕。

各国重温《宪章》精神具有重要现实意义。二战胜利70年来,一些无视二战历史教训、为侵略翻案、为罪行开脱的言行依然存在,违背《宪章》基本准则的行为时有发生。钱文荣表示,全世界人民应保持高度警惕,坚决维护建立在《宪章》基础上的战后国际秩序,创造一个公平正义、持久和平的繁荣未来。

张贵洪认为,国际关系70年来确实发生了巨变,国际社会面临新问题、新挑战、新威胁。联合国需要通过改革,扩大代表性、加强效力,安理会需要通过改革,改进工作方法、提高工作效率,从而更好地反映国际关系的现实,更好地应对全球性问题。但《宪章》提出的和平安全、友好关系、国际合作等宗旨,主权平等、和平解决、不使用武力、不干涉内政等原则仍具有时代价值,需要继续加以弘扬,并结合当今时代潮流和实际需要,赋予其新的生机与活力。

来源:人民网 2015-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