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五四” 顾维钧巴黎和会上拒签对德和约
顾维钧1888年生于上海,1904年8月赴美留学。1912年,正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顾维钧,接受了刚刚担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的邀请,返回中国担任总统府英文秘书。1915年,顾维钧出任中国驻美国公使。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顾维钧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出席巴黎和会。

顾维钧是民国时期中国最著名的外交家。有人曾问过晚年的顾维钧,搞了一辈子外交,最得意之举是什么?他回答说是巴黎和会。其女儿顾菊珍说:"中国现代史表明,先父顾维钧是在国际会议上对列强说'不'的第一人。"以顾维钧为代表的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和会上拒签对德和约,使日本通过和约窃取德国在山东权益的企图受挫,在中国外交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本案例着重研究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代表中国拒签对德和约的情况。

一、背景

(一)中国与"一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初期,中国人觉得在欧洲打仗离中国很远,与我关系不大。中国政府遂宣布中立,并照会各国,声明在战争中不参加任何一方。交战国均表示承认中国为独立国。不久,英国、法国、美国、日本等国在中国参战问题上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协约国为拉中国参战,曾许诺"保证中国会取得大国的地位"。1917年8月14日,中国政府对德奥宣战。中国宣布参战后并没有派兵到欧洲作战,但曾派遣华工前往法国和中东的美索不达米亚等地,为协约国集团战地效力,并且为协约国家提供了大批粮食等援助。"中国参战后,协约国相继向中国保证,支持中国享有国际大国地位,并于9月8日对中国所提出的参战条件作了答复,同意:一、庚子赔款暂缓5年偿还(俄国只允暂缓一部分),不另加利息,并撤销对德奥的赔款;二、增加5%关税的原则,具体办法另行议定;三、天津周围20里内中国军队可以暂时驻扎,以防范德奥两国侨民的行动。"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第三卷,424页,世界知识出版社,1996。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持续四年零三个月之后,以德奥集团的彻底失败告终。

(二)中国出席巴黎和会希望收回德国在山东的特权1897年,德国借"教案"事件发动了对中国的侵略。由于清政府的软弱无能,次年3月6日,被迫与德国签订《胶州湾租借条约》。除了赔偿数百万两白银外,条约还规定将青岛及胶州湾租借给德国99年,山东正式成为德国的势力范围。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成为战败国,其在中国的权益理应归还中国。而且,中国在一战中对德宣战,是名副其实的战胜国,因此,自然要求收回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作为安排战后新秩序的巴黎和会成为中国收回山东的最佳场所。中国朝野许多人士都期望通过巴黎和会废除几十年来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以战胜国的姿态在和会上一下子改变近八十年来受屈辱的历史。1919年1月,中国派出以外交总长陆徵祥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出席巴黎和会。

(三)日本力图继承德国在山东的权益1914年8月,日本政府以"承担日英同盟的义务"为借口,打着"保卫东亚和平"的幌子,宣布对德作战,并对德国的租借地发动了进攻参加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团。日军出其不意在其租借地不远的后方龙口登陆,向青岛推进。这一举动,事先并没有通知中国政府,显然是对中立国领土的侵犯。德国由于在欧洲战场无法分身,在青岛的抵抗只不过是象征性的,仅两天的工夫,战争就结束了。德军投降之后,日军进入并接管了包括青岛在内的整个德国租借地,紧跟着控制了青岛至济南府的铁路。

随后,1915年1月刚从东京返回的日本公使要求特别会见袁世凯总统,公然提出了臭名昭著的"二十一条"。 "二十一条"要求的内容共分"五号",即五部分,其中"第一号"规定:要求承认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山东省不得让与或租给他国;准许日本修建自烟台(或龙口)连接胶济路的铁路。显然,日本的目的是向山东省进行扩张,同时,还意味着要把战略要冲山东省作为日本的势力范围,为瓜分中国作准备。

"二十一条"是要中国的政治、军事、财政及领土完全置于日本的控制之下,把整个中国变为日本的殖民地,是对中国主权的严重侵犯,完全违背了国际关系的根本准则。但是,袁世凯为了换取日本对其复辟帝制的支持,向日本表示,除第五项"容日后协商"外,其余全部接受,这为后来山东问题的解决埋下了隐患。

(四)中国开始时对实现自己的合理要求寄予希望

1918年1月,美国总统威尔逊在欧战即将结束之时,发表了著名的《十四点宣言》。其中 规定的国际盟约不得秘密行事,国无大小一律平等原则得到了世界各国的广泛认可。许 多国家,尤其是日本,曾签订了众多有损中国主权的秘密条约,如"二十一条"。每当 中国在外交上独立行动时,这些国家即以密约为依据处处限制中国的行动。因此,威尔 逊的主张对中国外交显然是有利的。

在一战初期,中国并没有参战。随着战争的深入,巨大的伤亡使得交战各方兵源锐减, 劳力奇缺,凡尔登战役和索姆河战役使英法等国的人力资源紧张局面进一步加剧。为摆 脱困境,英法等国把目光转向中国,招募华工来解决战争需求。在两年的战争中,中国 共派出17万劳工到达法国,主要工作是战地后勤。到战争结束,大约2万名劳工战死、累 死在欧洲。一战以后的国际环境、中国在战争中的特殊贡献,以及西方各国政府的承诺使中国政府 有理由相信,在一战以后重新分配各国利益的巴黎和会上,中方的合理要求会得到西方 各国的支持。

(五)顾维钧在和会前进行了悉心准备

顾维钧虽然年轻,但学识渊博,深谋远虑。1917年,中国对德国宣战。敏锐的顾维钧感 觉到协约国不久将取得胜利,中国可以借战胜国的机会收回德国在华特权,恢复大国地 位。为此,他作了悉心的准备。他在大战结束前就在驻美使馆内成立小组,专门研究与 战后和会相关的问题,并将研究报告送交国内,主张应向和会提出收回德国强占山东的 权益。他还向外交部建议,聘请自己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时的指导教授约翰?穆尔为使 馆顾问,借重他的外交实践经验和国际法知识为参与和会作准备。

在被任命为外交团代表,前往巴黎参加和会的前夕,顾维钧整天埋头于准备工作,为中 国代表团草拟了一项计划,包括"二十一条"、山东问题、收回租借地等七个问题。此 外,他还对国联问题进行了认真的研究,为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和会上的工作打下了坚实 基础。此外,顾维钧还专门拜会了以威尔逊总统为首的美国代表团,向他们阐述了中国 对和会的要求,获得了美国政府在和会上尽力支持中国的承诺。

(六)和会上激情演讲、据理力争

刚到达巴黎,中国代表团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相关提案,但是日本却抢先向和会提出 无条件继承德国在山东权益的要求。由于事关中国,根据美国总统威尔逊的提议,和会 请中国代表团就此进行说明。中国代表团共由五人组成,分别是外交总长陆徵祥、南方 政府代表王正廷、驻美公使顾维钧、驻英公使施肇基和驻比利时公使魏宸。这对中国代 表团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但由谁来承担这一任务却成了问题。陆徵祥称病无法赴会 ,王正廷、施肇基均以对山东问题不熟悉为由推顾维钧代表中国发言。顾维钧没有退让 ,毅然决定挑起了这一重担。

1月28日,经过细致的准备,顾维钧在由英、美、法、日、意五国组成的和会最高机构" 十人会"上代表中国发言。这是顾维钧第一次在国际外交舞台上作长篇演讲,而面对的 是美国总统威尔逊、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法国总理克雷孟梭这些世界著名的政治家。 在经历了最初的紧张后,顾维钧随即就充满激情地全身心地投入到演讲中去了。以下是顾维钧在巴黎和会"十人会"上发言记录稿的译文(英文原稿见附录)。顾维钧说,他非常高兴有机会代表中国把中国山东问题提交大会。他刚才很有兴趣地听 取代表几百万人民的英联邦自治领的发言人谈话。而代表占人类人口四分之一,也即四 亿中国人说话,这一事实使他感到自身的责任格外重大。

中国代表团要求和会归还胶州租借地、胶济铁路,以及德国在大战前所占有的其他一切 权利。为了不占用"十人会"太多的时间,他愿意只讨论某些大的原则问题。至于技术 性的细节问题,他在提交大会的备忘录里将有全面的阐述。

该租借地是中国完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们是山东的一部分,该省有3600万常住居民 ,其在种族、语言和宗教上都属于中华民族。毫无疑问,大家对德国山东租借地的历史 不会陌生。该租借地是德国用武力强行夺取的。之前德国舰队占据了山东沿海,其登陆 士兵深入到中国内地。德国以勒索胶州租借地作为其撤兵的条件。那次出兵山东的借口 是两位德国传教士在中国内地乡村被意外杀害,这起事件完全超出中国政府的控制能力 之外。按大会所接受的民族自决和领土主权完整的原则,中国有权要求山东主权的归还 。中国代表团将认为此举符合正义的和平要求。反之,如果大会另眼相看,并把山东主 权转交给任何其他一个强国,在中国代表团看来,那将是错上加错。胶州和胶济铁路所在地的山东省是中华文明的摇篮,孔子和孟子的诞生地,对中国人而 言,这是一块圣地。全中国人的目光都聚焦于山东省,该省在中国的发展中起着重要的 作用。

就经济而言,该地区人口稠密,在只有3.5万平方英里的土地上居住着3600万人。其人口 的密集导致了竞争的激烈,也使得该地极不适合殖民。某个强国的介入只会造成对该地 居民的盘剥,而非真正的殖民。

就战略而言,胶州可谓华北的重要门户之一,它控制着从海边到北京的最短通道之一, 也就是通过胶济铁路,并在济南连接通往天津的铁路而直达首都。为了中国的国防利益 --中国终要形成自己的国防--中国代表团不能允许任何列强强求如此重要的地方。中国完全清楚英勇的日本陆海空军为把德国势力清除出山东所作出的贡献,中国也深深 感激英国在她自己在欧洲面临危险之时对此给予的帮助,中国也没有忘记其他协约国军 队在欧洲为她所作的贡献,即牵制了敌军,否则他们就会轻易地向远东增派援军,从而 延长那里的战争。中国尤其感激这些贡献,因为她在山东的人民在夺取胶州的军事行动 中,也曾遭受苦难和牺牲,尤其是在各种劳动力和物资供给的军事征用方面。

尽管深怀感激,但是中国代表团认为通过出卖同胞的天生权利,借以对协约国表示感恩 ,这将是对中国和世界的失职行为,并因此播下未来混乱的种子。因此中国代表团相信 大会在考虑处理德国在山东租借地及其占有的其他权利时,能充分重视中国基本和天然 的权利、政治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中国为世界和平事业服务的强烈渴望。当胶州要塞的归还问题被提出后,顾维钧认为读一下日本给德国的最后通牒是有用的, 因为该通牒表明了它的意图:

"按照目前的局势,采取措施清除那些影响远东和平的所有动乱之源,捍卫英日盟约所 构想的总体利益,以确保东亚持久而稳定的和平--确立东亚和平正是英日同盟的目的 所在--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日本帝国政府真诚地认为给德帝国政府如下两条建议是他 们的责任:

(1)立即从日本和中国的水域撤退德国陆军和各种战舰,并当即解除那些不能撤退的德 军的武器。

(2)至迟在1914年9月15日,须无条件无补偿地把胶州全部租借地交给日本帝国政府, 以便将其最后归还给中国。"

自占领胶州后,日本事实上一直占据着这里,牧野男爵认为根据中日两国政府既已达成 的所有协议,中国完全明白日本占据意味着什么。双方关于该问题已友好地交换了意见 ,并且日本已经同意一旦日本能自由处置胶州,就尽快将其归还中国。关于胶济铁路问 题,也已达成若干协议。

鉴于中日之间已经交换照会,顾维钧认为对中日的这些交涉作出声明,是值得"十人会 "成员考虑的。

顾维钧说在归还胶州问题上,中国与牧野男爵持不同的观点。他在关于中国问题的声明 中,并不愿表明日本在从德国获得胶州租借地及其他权利后,不会把它们归还给中国。 他又说,因为事实上中国完全信任日本对中国和世界的保证,即日本不会占据山东;而 且他特别高兴地听到牧野男爵在大会上确认了这些保证。但是在直接和间接归还问题上 存在着选择,中国宁愿采取第一个选择,即直接归还。如果两者的目标相同,一步到位 总是较容易的。

至于日本全权代表所指的那些协议,顾维钧认为这应当是1915年因"二十一条"谈判所 产生的若干条约和照会。没有必要对当时环境加以详细描述,说到底,中国政府是在日 本最后通牒后于惊恐失措中被迫同意它们的。除了条约、照会当时产生的情境,在中国 政府看来,它们充其量只是临时的、暂时性的协约,并将由这次大会的最后讨论来决定 ,因为它们都是大战所产生的问题。

而且,即使这些条约和照会一直是完全有效的,中国对德宣战的事实根据情势变迁原则 也已经改变了原来的形势,今天它们已经无须遵守。中国过去曾被迫同意她将完全认可 日本与德国在山东的权利、特权和租借地等问题处理上所达成的任何安排。但是该规定 没有排除中国加入大战,也没有阻止中国作为参战国参加此次和会;它也因而不能妨碍 中国要求德国直接归还山东权利。

更何况,中国在对德战争宣言中,已明确声明根据中德战争状态,两国间以往达成的所 有条约和协定都视为无效。既然租借协定已被废除,那么作为领土主权完整,胶州租借 地以及其他德国在山东享有的类似权利和特权都全部归还给了中国。即使租借条约不因中国的对德宣战而终止,德国也无权替代中国,将山东权利转交给其 他强国,因为条约里已经就此作出了明确规定。

他的发言有根有据,说理充分,语言流畅,说服力强,其爱国热忱和民族意识溢于言表 ,与日本代表在此前的发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深深打动了与会的各国代表。美国总统 威尔逊等大国代表均声言道贺,称这一发言是中国主权观的卓越论述。中国代表团离开 会场时,许多与会者纷纷将中国代表团围住,向顾维钧表示祝贺。舆论一时倒向中国, 扭转了过去的被动局面。日本政府的如意算盘被打乱,恼怒之下只有向北京政府外交部 抗议顾维钧的发言,企图通过北京政府向代表团施压。顾维钧的演讲为中国在和会上收回山东权益开了个好头。中国代表团趁热打铁,又将由 顾维钧起草的关于山东问题的说帖提交和会。这得到了美国代表团的支持。随后中国代 表团又向和会提出了废除不平等条约的要求,山东问题的解决似乎向着有利于中国的方 向发展。

虽然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的演讲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是巴黎和会实质上是大国分赃会议 ,而且早在中国参战前,英法已经与日本达成私下协议,支持日本对山东的要求。中国 问题只是列强之间讨价还价的筹码。于是,列强为了各自的利益决定牺牲中国。此后,顾维钧虽然再次向和会提出收回山东的意愿,并做了出色的发言,但1919年4月29 日,美、英、法三国代表约见出席和会的中国代表,把最高会议决定的方案通知中国, 最终决定将日本的无理要求纳入对德和约,规定中国将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均让与日 本。

中国在巴黎和会山东问题上交涉失败的消息从巴黎传到北京后,1919年5月4日,北京学生率先走上街头,抗议列强的强盗行径,引发了声势浩大的"五四运动"。

二、顾维钧面临的选择

此时,顾维钧面临着三种选择:

1.签字。在由英、法、美等大国控制的和会上,山东问题已经无法挽回,随中国政府代 表团参加和会的中国驻法公使胡惟德、驻意公使王广圻等主张保留不成就签约。而中国 政府当时也已决定签字,如有可能,则附以保留。代表团团长、外交总长陆徵祥对此好 像亦无异议,他惧怕拒签的后果而倾向于签字。可以说,签字的主张代表了中国政府和 中国代表团中相当一部分人的意见。

2.溜掉。面对着来自国内外日益强大的压力,代表团日渐涣散。一些担任代表团顾问的 中国驻欧洲各国公使相继返回各自任所,就连正式代表驻英公使施肇基也在6月上旬离开 巴黎返回伦敦了。6月中旬,陆徵祥又电北京,以生病为由请辞外交总长一职,并且不待 回电,就住进了医院。整个代表团可以说是一盘散沙,群龙无首。顾维钧并不是代表团 的一把手,完全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摆脱责任,趁机溜掉。

3.拒签。顾维钧深刻认识到签不签和约事关重大,顾维钧、王正廷等人坚决主张保留不 成就拒签和约。顾维钧的态度十分明确:"日本志在侵略,不可不留意,山东形势关乎 全国,较东三省利害尤巨。不签字则全国注意日本,民气一振,签字则国内将自相纷扰 。"在《顾维钧回忆录》中,他也谈道:"我的态度自始就是:对山东问题不能取得保 留就应拒签。"面临着可签可溜的严峻形势,顾维钧勇敢地挑起了中国代表团的重任, 成为代表团后期实际的主持人,在最终拒绝签署对德和约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三、具体操作过程

巴黎和会会场

在列强决定牺牲中国的利益之后,顾维钧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力图为国家争取最大的利 益。

1.表示抗议。顾维钧明白山东问题已经很难挽回,中国只能改变策略,力争申明保留后 签字,即对条约有关山东问题的声明持保留立场。但是,美国、法国等列强明确反对中 国对和约申明保留后签字。于是在巴黎和会上,顾维钧为中国代表团起草了一份措辞强 硬的声明递交新闻界,抗议对中国的不公正待遇。

2.多方游说。除了抗议之外,顾维钧连续会晤了各国代表,试图找到最终解决问题的方 法,而且又进行了多次成功的演讲,得到了许多国家的同情。但是,列强交易已做,逼 迫中国代表全面接受和会的安排。

3.毅然拒签。"中国无路可走,只有断然拒签。"这是在没有国内指示的情况下,顾维 钧毅然决然作出的决定。1919年6月28日是中国外交史上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中国代表 团集体缺席巴黎和会,在保留不成的情况下,拒绝签署对德和约。顾维钧代表中国代表 团致电北京政府汇报了拒签的情况。拒签的行动打破了近代以来中国在与列强交涉中" 始争终让"的惯例。在中国需要她的外交官为主权挺身而出的时刻,31岁的顾维钧义无 反顾地承担起了历史的重任,他的爱国行动被永远载入了中国外交史册。

四、启示

中国在巴黎和会上的拒签行动顺应了民意,得到了国内民众和舆论的支持和欢迎,赢得 了国际社会的尊敬和钦佩。从这一外交案例中可以得到如下启示:

(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对于外交官来说,祖国高于一切,使命重于泰山。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的表现堪称典范 。

在参加巴黎和会之前,顾维钧的妻子唐宝玥因西班牙流感刚刚去世,而在十天之内使馆 内一位二秘的儿子和一位三秘的太太也死于同病,整个中国使馆笼罩在悲伤、消沉的气 氛中。唐宝玥去世时留下了两个孩子,第二个孩子出生仅几个月。家庭的巨大压力使顾 维钧曾一度考虑过辞职,并且递交了辞呈。但这是中国外交的关键时刻,而北京政府实 在无法找到比顾维钧更为合适的人选,因此出于报效国家的考虑,顾维钧最终还是收回 辞呈,毅然接受了参加巴黎和会的任命。

在巴黎和会上顾维钧可以有许多选择。顾维钧在中国代表团中年龄最小,资历最浅,可 以不必为代表团的成败承担过多责任。但是,顾维钧有着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承担 起了代表中国的主要责任。他凭借高超的外交技能、渊博的学识,精心准备了在和会上 的每一次发言,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为中国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同情和支持。在和会的最后阶段,面临严峻的局势,中国代表团四分五裂。但此时,顾维钧没有退缩 ,而是毅然决然地承担起了历史的重任,率领中国代表团坚决拒签《巴黎和约》,维护 了国家的尊严,为近代中国外交写下了绚烂的一笔。

总之,顾维钧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精神,为国家利益竭尽全力的行动,反映了他的拳 拳报国之心,值得每一位中国外交官学习。

(二)把握民心和国际大势的历史潮流

顾维钧作为近代中国第一代职业外交官,具有高度的历史使命感,准确把握了历史的发 展方向。

面对列强逼中国签约,中国内部又四分五裂的危机局面,顾维钧保持了清醒的头脑。" 五四运动"在国内声势浩大,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废除不平等条约,收回德国租借地的愿 望是民国政府无法阻挡的。虽然中国驻法公使胡惟德、驻意公使王广圻等主张保留不成 就签约,而中国政府当时也已决定签字,外交总长陆徵祥对此也持默许态度,但是顾维 钧认识到了民心不可侮,民意不可违,中国要求自由、独立和解放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 势,因此他最终选择了拒签。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优秀的外交官必须具有历史的眼光,看到 世界的潮流,在重大问题上作出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利益,符合历史潮流的正确选择。

(三)弱国有外交,更需要杰出的外交家

"弱国无外交"是概括近代中国外交屡遭屈辱最常用的话,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弱国在 外交上无事可做。在国际外交史上,小国、弱国外交搞得很漂亮的事例并不少。顾维钧 在巴黎和会上的表现,是对"弱国无外交"这一提法的有力挑战。实际上,越是弱国就 越需要外交。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