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社科院有个法治国情调研室

《中国政府透明度年度报告》出台幕后

( 2011-05-06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政府法治

田禾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治国情调研室主任,《法治蓝皮书》执行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亚洲法中心主任。

r6-6-1.tif:田禾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治国情调研室主任,《法治蓝皮书》执行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亚洲法中心主任。

5060770.jpg

支持我和我的团队坚持下来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我们相信“学术报告也能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力”。我们希望通过科学严谨的调研测评,推动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

□ 纪念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施行3周年•人物系列(3) 

本报记者 万静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法治蓝皮书》,已经连续出版9年了。最近两年,蓝皮书中的一个专题调研报告产生了近乎“轰动”的影响,它就是《中国政府透明度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份《报告》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为依据,以政府网站信息公开为视角,对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进行年度测评。

基于该《报告》的严谨性、科学性、客观性,经媒体报道后,对政府机关的信息公开工作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这份《报告》背后的策划者、实施者,就是法学所法治国情调研室主任田禾及她领导的研究团队。

最好的学术影响切入点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法治国情调研室,成立于2008年2月。《条例》自2008年5月1日施行。至今,二者都已经满三年。三年里,田禾领导的法治国情调研团队已连续两年推出《中国政府透明度年度报告》。

自去年推出以43家地方政府网站为调研对象的《中国地方政府透明度年度报告(2009)》后,今年调研团队继续推出《中国政府透明度年度报告(2010)》。所不同的是,2010版《报告》的调研对象,增加了59家国务院部门。

在今年2月25日,社科院的《法治蓝皮书》新闻发布会上,身材娇小的田禾成为全场关注的焦点。在发布会结束后,田禾被众多媒体记者及一些参会的部委机关代表人员团团围住。

谈及推出透明度《报告》的初衷,田禾坦言,如何能让学术研究成果,转化成积极的社会影响力,对政府信息公开状况进行实证调研是一个最好的切入口。

我们只考察有没有

“你们的排名是否公正?”

“你们考核的指标设计是否科学?是否客观?”

“你们给一些部委打了零分,有没有顾虑?”

这些是田禾经常会被问及的问题。记者注意到,无论在什么场合,无论交谈对象是谁,田禾的表现都几乎一致的冷静审视,总是用平和的目光注视着对方,认真倾听提问的问题,嘴角不时透出一丝微笑。然后再用富有感染力的语气回答各种问题和质疑,慢条斯理却又干净利落。

这份镇定自若,源自于她对团队扎实调研和《报告》各项考核指标设计科学的自信。

田禾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们只考察有没有,不管好不好”。坚持客观标准,是田禾团队在最初启动调研活动时,就立下的一个工作原则。

田禾说,他们的调研,只考察各个政府部门网站是否严格落实了《条例》规定的义务。“有没有做到”是一个很客观的标准,对照法律规定一眼就能检测出你的政府信息公开情况。而“好不好”却是一个很主观的标准。

为最大限度地避免任意性和主观性,他们不采用投票、民意调查等主观色彩浓厚的方法,而是采用专家打分制,将政府透明度按法律法规的规定以及法理、常识分解为若干个操作性很强的指标。在两年的地方政府透明度测评中,宁波均排名第一。宁波市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处长张国良对《法制日报》记者表示,“我也是今天从你们报纸上知道的。测评之前,他们没有跟我们打招呼,评比之后也没有通知我们。何时开始测评、如何测评,我们统统不知道。”

打电话也是做学问

吕艳滨,国情调研团队一位得力干将,同时又是2009和2010两届《政府透明度年度报告》主笔人之一。

作为《透明度报告》工作的主要实施和操作者之一,吕艳滨向记者直言,在测评开始的那段时间里,对全国102个政府工作网站进行“地毯式”浏览观测,工作强度非常大,很多调研参与者看网站看到头晕眼花,甚至想吐。不过等《报告》完成发布后,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情”。

在实测的最后两个月,所有的调研人员,都会集中在法治国情调研室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测评专用的电话也是派专人24小时接听。为了保证测评结果的正确性,测评人员分为两组,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同一部门进行打分,最后进行分数比对,从而保证误差的最小化。

据田禾介绍,在第一次作透明度报告时,所有的网站观测浏览工作全部是由所里的研究人员担任。这些久居书斋、习惯于用查找资料写文章的方式来做学问的学者们,都不太适应这种“初级简单”工作,笑言“这些都应该是中学生干的活儿”。

可是做了一段时间后,这些专家教授们没了原先的牢骚。他们发现做这些“初级简单”的活儿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因为通过这些工作,他们发现了《条例》在实践当中被执行的真实情况。“实践中蕴藏着真正的问题和学术资源。”吕艳滨说。

学术报告也能产生影响力

采访中,给记者印象最深的就是田禾研究员坚定的眼神、亲和的微笑和对调研过程的娓娓讲述。从这些,记者感受到了法学研究者的单纯可爱及执著。

田禾告诉记者,支持她和她的团队坚持下来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他们相信“学术报告也能产生社会影响力”。他们希望通过学者科学严谨的调研测评,能对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建设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

事实证明,他们的坚持是值得的。今年,在透明度《报告》发布的第五天,该报告在谷歌的搜索量已达近53万篇,仅这一项数字即超过了蓝皮书系列中最有影响的2011年社会蓝皮书全书的搜索量。

在《报告》发布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很多国务院部门和他们主动联系,就政府信息公开面临的各种问题进行充分沟通交流。令人欣慰的是,超过半数以上的政府机关,对于《报告》测评的结果触动很大,态度积极,对所存问题改进明显。国家林业局、科技部、国家人口计生委等部委,都在2010年的政府信息公开年度报告中,引用《报告》测评内容来说明自己的工作。这些都充分印证他们的工作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力。

田禾对记者说,满足社会公众对政府信息公开、推动阳光政府建设是当下亟待实现的目标,而这也是透明度《报告》的宗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会坚持下去。

《法制日报》2011年5月6日第6版

学者力促信息公开令人敬佩

( 2011-05-06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政府法治

编后 当不少法学研究者还被以核心期刊为主导的学术评价弄得焦头烂额疲于应付的时候,我们看到,田禾研究员带领的法治国情调研团队正在以学者特有的方式,力促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 田禾团队立足中国国情与实际,研究制度运行状况和现实对制度建设的需求,并致力于为未来的法治发展提供有针对性的建议。秉持这样的理念,他们扎扎实实做别人不屑于做的“粗活”,用生动客观的研究结论推动制度改革和社会进步。这种走出书斋的法学研究令人敬佩! 不同于文史哲追寻真善美,法学是经世致用之学,它讲的是治国安邦之道,定分止争之术。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法学工作者著作等身固然令人钦佩,而走出书斋,用严谨的学术态度开展调研活动,积极推动依法治国进程,尤其应该赢得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