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法治的十条标准

很荣幸能参加今天这个会,今天我从学术上对什么是法治中国谈一点个人的看法。1996年2月8日,社科院法学所课题组在中南海为江泽民等中央领导讲依法治国的时候,李瑞环同志提出你们不是要讲建设法治国家吗?那什么是法治国家,它有什么标准,我们存在什么问题,我们该怎么办?这是首先应该说清楚的。

1999年依法治国被庄严地载入宪法后,人民日报约我写一篇总结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文章。这篇文章后来发表在这一年的4月6日,题目叫《依法治国的里程碑》,人民日报还专门为这篇文章发表了编者按。在此以前,我们给中央讲课的时候,法治中国讲的是五个方面的要求,后来我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因此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当时想应该把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标准归纳的简单明了、通俗易懂、条理清晰,以便使广大干部和群众更好的理解和把握。

因此我就提出了法治国家的十条标准。一共四十个字,前五条是:法制完备,主要是建立一个完备的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做到有法可依;主权在民,明确民主法制化;人权保障;权力制约;法律平等,这五条是要求必须有一个良法。后五条是:法律至上、依法行政、司法独立、程序公正、党要守法。这后五条是要求这些良法应得到最严格的遵守。

最近几年,我参加了法治湖南、法治广东、法治浙江等地方省份的法治规划制定活动,我发现这十条标准不太好落实到具体单位,难以监督执行。所以这次四中全会起草过程中,我通过各个媒体又提出了法治中国的八条标准,它们是人大民主科学立法、执政党依宪依法执政、政府依法行政、社会依法自治、法院独立公正司法、法治监督体系完善、法治保障体系健全、法治文化繁荣昌盛。这八条已反映到中央。但后来,我在承担中国法学会和国家社科基金的有关课题时,又反复考虑,进一步学习了四中全会的决议,认为在这八条之外,还要再加两条:第九条,法律必须保障公民人权,制约国家权力;第十条,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这是从学术角度对法治中国的标准做出的我个人的理解。其实这十条标准,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决议中全部提到。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其中法治社会、法治文化、法治监督体系、法治保障体系是新的理念。同时,要重视立法的作用,我同意刚才乐泉同志讲的,过去有一种偏向,以为立法很重要,忽视了执法,但是我认为在2011年宣布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法律体系建成以后,是另外一种思考,中国的立法问题解决了,现在主要是执法问题了,这种看法也是片面的。所以,我很高兴看到四中全会里面对立法的问题和改革联系在一起了,观念有很大的进步。

由于时间的关系,它们的基本含义、基本要求、存在的主要问题,我们该怎么办,我就不详细谈了。这个月底人民日报社会出版我的一本书,叫《法治新理念》,一些具体的问题这里都包含了。这个题目本来还有副标题,叫“难忘2014”,总编看了稿子以后,把这个副标题删掉了,理由是感动的不止这一年,今后还会更多。我为什么要讲这个副标题呢?作为一个法律人,认真读了党的四中全会这个决议以后,深受教育、深受鼓舞,看到了法治中国,一些目标正在朝我们走来,就像一轮红日,我们已经感觉到了,我个人对法治中国的理解就这些。

来源:凤凰大学问 2015年07月03日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