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归善斋《吕刑》评论之三:质量元年的质量转型与数量惯性

——着眼长远效益 铸造学术品牌
【作者简介】尤韶华: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法律史学会东方法律文化分会会长

【收稿日期】2013年4月9日

【版权声明】作者授权本网首发,转载请注明"中国法学网首发"

【责任编辑】樊彦芳

《吕刑》所确认的原则,在现代社会,不仅可以适用于刑事法律,而且可以适用于行政管理的立法和规则。《吕刑》说"勿用不行"。此句有多解。一解"以不可行者为法"。这是宋人苏轼《书传》的解说。苏轼认为,立法必用众人"所能",然后"法行"。如果"责人以所不能",那么就是"以不可行者为法"。 ① 能与不能,指的是,能否做到或完成。一解"往昔不可行之法"。据宋人时澜《増修东莱书说》,吕祖谦说,"昔尝"有之,而"今"不行。于是,戒之以"勿用不行"。② 康熙《御制日讲书经解义》,或有往昔不可行之法,必斟酌时宜,"勿致误用"。③

"以不可行者为法",以前曾经见过的一个最有意思的管理规则,是某一大学的。关于授课资格规定,只有讲师才有资格开设课程,助教不得开课教学。而晋升资格则规定,助教必须开课,达到一定的课时数才能晋升讲师。而常见的是关于工作量的指标。法律部门常被人诟病有劳改、劳教,甚至有判刑指标。更多的在经济部门的各种指标,常常有听闻。某县召开基层干部会议,要求乡镇干部带上会计出纳,携带印章,会上现场报告完成经济指标数额,凡是不符合数额标准或不能让县里领导满意的,当即变更,提高到一个令县领导人认可的数字,填写报表,签字盖章。县里就以此为据,统计各乡镇所报数据,上报地市。这在很多情况下已是常态。

而学术界的指标,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有论文被科学引文索引(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 检索或发表在权威期刊上的数额要求;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有论文被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检索或发表在权威期刊上的数额要求。

追求数量扩张,是"以不可行者为法",以数量作为政绩或工作成绩评价标准的基本动因。追求数量扩张,其结果是,在法律方面,刑讯逼供,冤假错案;在经济方面,纵容甚或鼓励假冒伪劣,破坏生态,污染环境,并由此造成社会动荡。学术领域则常被斥为多垃圾,虽然稍缺包容,却属事实。有教授将大学、科研院所讥为养鸡场,日数其蛋,并问为何不生创新蛋。怎么生得出?此说直指要害。追求数量扩张滋生出的种种弊端,已为人们所熟知。

近期中央高层在多种场合提到,增长必须是实实在在和没有水分的增长,是有效益、有质量、可持续的增长,不断提升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因此,2013年似乎可以被视为质量元年,从追求数量扩张型转为注重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型。注重质量,形成民族经济品牌,清除环境污染,恢复生态,执法司法公正。众多人士已经呼吁多年。

从追求数量扩张型转为注重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型,同样适用于学术教育领域。一个科研机构,不能仅以数量见长。要是有人问起在何领域领先于国际或国内,倘若只答说数量多少,那绝不是一个好的科研机构。仅有数量的学者,也绝不是一个好的学者。一个好的学者,应在其研究领域,以质量见称,领先于国际或国内。沉淀的是文化珍品,而随风吹散的只是文化的雾霾。今日既无用,明日不可存。

然而,质量转型可以预见会遇到数量扩张的惯性。经济的质量转型需要规则的支撑,改弦更张,制定新的规则。原本追求数量扩张的规则,则成为"往昔不可行之法"。然而研究规则的科研机构,自身可能还处于数量扩张的惯性之中,仍"以不可行者为法",即继续实施"往昔不可行之法"。数量扩张惯性的存续时间似乎难以预测,或长或短。在此情况下,对于学者个人而言,拼字、著书、为文,各取其便。拼字游戏,主动或被动,自娱或娱人,自欺或欺人,皆为选择所致,应以宽容之心待之。为文、著书当求其存,惟能存世者可称文与书。无力进而济世,可退而独善其身,荣辱不惊,着眼长远效益,铸造自己的学术品牌。同时,也不乏有舍身济世之人。

《吕刑》说"勿用不行",数量扩张的惯性终将会逐渐减弱,质量会日益得到注重。时间和历史会说明一切。

注释:

①"立法必用众人所能者,然后法行。若责人以所不能,则是以不可行者为法也。"宋苏轼《书传》卷十九《周书o吕刑第二十九》,《钦定四库全书》本。

②"此例固有,昔尝有之,而今不行者矣。故戒之以勿用不行也。"宋时澜《増修东莱书说》卷三十四《周书o吕刑第二十九》,《钦定四库全书》本。

③"或有往昔不可行之法,必斟酌时宜,勿致误用。"《日讲书经解义》卷十三《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