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归善斋《吕刑》解译
提要:本篇为《归善斋<吕刑>汇纂叙论》的附录。《归善斋<吕刑>汇纂叙论》近五十万字,将于近期出版。本篇汇集历代经学著作善解,重要字词均有出处。

吕命穆王训夏赎刑,作《吕刑》。三公太宰吕侯,受周穆王之命修订刑典,整理诸夏历朝赎刑旧规,增减取舍,编成单行典章,布告天下,训饬诸侯遵行。史官记录此事,写成《吕刑》之文。
惟吕命,王享国百年,耄荒度作刑,以诘四方。太宰吕侯奉命修订刑罚时,穆王已经百岁了,依然在管理国家,尽心刑罚之事,与吕侯共同商定条文,为四方诸侯设定禁约以供遵行。
王曰:“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王说:“古代三皇五帝之时有遗训说:鸿荒之世,民风浑厚朴实,平民只知耕作饮食,不知作乱,也没有刑罚。黄帝之时,有诸侯蚩尤开始拥兵作乱,被黄帝诛杀。平民染上蚩尤的恶习,跟随仿效蚩尤犯法作乱,而成为风气习俗。
罔不寇贼鸱义,奸宄,夺攘矫虔。无不抢劫杀人,并以残暴鸷杀为义,自为侠客;内奸外宄,为非作歹,抢夺窃盗,造伪欺诈,仗势侵夺。有鉴于此,除非用刑予以惩治,否则罪恶就无从遏绝。刑罚的产生实际上是从此开始的。
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五帝之时,采用善制之刑,劝导平民去恶为善,以期无可用刑,而三苗之君不用先王之制,滥用五刑,却自称依法处治。
杀戮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于是开始杀戮无罪之人,无节制地滥用劓鼻、刵耳、椓阴、黥面之刑。
越兹丽刑并制,罔差有辞。在用刑时,不分轻重,对于其罪不当而诉寃的,不分差等,一并处罚。
民兴胥渐,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诅盟。三苗国内之民,对于滥刑习以为常,群而起之,相互逐渐感染,人心转变为恶,形成习俗,奸邪良善无所分别,一同作恶;诚信不是出于内心,虽对着鬼神盟誓,却反覆违背。
虐威,庶戮方告无辜于上。三苗之君虐政作威,众被罪之人皆以其无罪而诉于天。
上帝监民,罔有馨香德,刑发闻惟腥。上天下视苗民,未有德政的馨香,而虐刑的腥秽发散可闻。
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威,遏绝苗民,无世在下。三苗之君肆用刑罚,下失民心,上触天怒,帝舜体会天心,哀伤怜悯众多被刑戮之人遭受不当刑罚,奉上天之意,顺从民心,报为虐者以威刑,远窜他方,使子孙无继世为诸侯,另立国君。
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由于三苗之君昏虐,获罪的平民,无所控诉,只能求助于神。平民滥用诅盟祭祀,家家敬神占卜,观察天文星象,向神发誓,祈求降祸他人,天神下降民间,民神混杂,祸灾接连出现。为了变恶俗,定民志,正人心,帝舜任命重黎出掌天地四时的官职,司天属神,司地属民,使人神互不相扰,各得其序,天神不降于地,地民不求于神,荒唐怪异的现象不再出现。
群后之逮在下,明明棐常,鳏寡无盖。诸侯众臣体察下情,以纯洁之心辅助帝舜施行世间常道规则,鳏寡的冤情不被遮掩阻塞而得以上达,平民不再求助神灵。
皇帝清问下民,鳏寡有辞于苗,德威惟畏,德明惟明。帝舜详问民间疾苦,清楚鳏寡对三苗之君的抱怨,于是,增修德政,威明并用,施政令以德行威,使民畏服远恶;彰教化以徳明礼,使民知晓向善。
乃命三后,恤功于民,伯夷降典,折民惟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降播种,农殖嘉谷。于是,帝舜命伯夷、大禹、后稷三后,一起以民事为忧,各建功业。伯夷降下典礼教民,以正民心,而礼刑合一,失礼入刑,示民以刑,折服断绝其为恶邪心;大禹治洪水,以定民居,命名山川,设为表识,划分九州疆域,并立主祭之典;后稷颁下播种之法教民,以厚民生,农田种植谷物,民得食粮。
三后成功,惟殷于民;士制百姓于刑之中,以教祗德。伯夷、大禹、后稷各自完成功业,民得所居、所养,民生以遂;民得所敎,民俗纯朴;百姓衣食充足,殷盛富庶。皋陶为士,管束百姓,用刑中正得当,不偏不倚,以此教民敬徳。
穆穆在上,明明在下,灼于四方,罔不惟德之勤。帝舜在上,敬天、敬民,躬行德政;众臣在下,纯洁至诚无私,承徳辅佐;君臣合德,光辉照灼于四方,百姓效仿,无不勤于行德为善。
故乃明于刑之中,率乂(YÌ)于民棐彝。于是士师中正用刑,以此整治不遵守常规典章之民。
另一说
于是士师中正用刑,以此整治不从德化之民,辅助典礼之教。
典狱非讫于威,惟讫于富。帝舜的典狱之官不仅拒绝威势请託,杜绝威虐,而且拒绝行贿,杜绝受贿。
敬忌,罔有择言在身。敬谨其职,有所畏惧,不敢轻忽怠慢,言行纯洁真诚,没有过失可以挑剔。
惟克天德,自作元命,配享在下。”能心存无私,与天合德,人之生死,上天所托,生杀予夺,代天讨罚,符合天意,配享天命。”
王曰:“嗟,四方司政典狱,非尔惟作天牧?王感慨地说:“唉,四方司政典狱的诸侯们,不就是你们负有为天养民的重任吗?
今尔何监?非时伯夷播刑之迪。现在,你们要借鉴仿效什么呢?不就是伯夷的布刑之道。礼与刑是一样的规则,先礼而后刑,教民以礼,使其自趋典礼之善;如有怠惰不恭,以刑待之,使其出刑入礼。
其今尔何惩?惟时苗民匪察于狱之丽。现在,你们需要惩戒的是什么呢?就是三苗之君对断狱不予明察,刑与罪不相称,导致灭亡。
罔择吉人,观于五刑之中;惟时庶威夺货,断制五刑,以乱无辜。不选择良善之人,斟酌五刑轻重,使之中正得当,不偏不倚,却放任许多典狱官逞威、索贿,以私意裁断五刑,乱加无罪之人。
上帝不蠲,降咎于苗,苗民无辞于罚,乃绝厥世。上帝不宽恕其恶,降罪于三苗之君,三苗之君无以躲避天罚,绝其传世,子孙不得再为国君。
王曰:“呜呼,念之哉,伯父伯兄、仲叔季弟、幼子童孙,皆听朕言,庶有格命。王概叹地说:“呜呼!伯父伯兄、仲叔季弟、幼子童孙们,都听我说,有许多非常有用适当的话要告诉你们,要记住啊。
今尔罔不由慰曰勤,尔罔或戒不勤。现在,你们无不答应说会勤勉,事事尽心,以此自我安慰;你们可不得间或懒惰怠慢,事不尽心,而后再知悔而思戒。
天齐于民,俾我,一日非终,惟终在人。上天要治理下民,而民不能自治,把我作为天子,此事不可能一日之间完成,而望于得人辅佐,行事能时时勤勉不怠。
尔尚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虽畏勿畏,虽休勿休。希望你们会恭敬顺从天命,对我尽心奉事,即使我认为要处死的,你们也不要就处死;即使我认为要宽宥的,你们也不要就宽宥,而应按天意裁断。
惟敬五刑,以成三德,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其宁惟永。”应当敬慎五刑,当重则重,当轻则轻,或不轻不重,以成刚、柔、正直之德,如此,在上君主庆贺,在下万民蒙利,这才是安宁长久之道。”
王曰:“吁,来,有邦有土,告尔祥刑。王叹而呼之说:“吁,来,有邦的诸侯,有土的大夫们,告诉你们善用刑之道。
在今尔安百姓,何择非人,何敬非刑,何度非及。在当今,你们要安抚百姓,应当选择的是什么,不就是典狱理刑的人;应当敬慎的是什么,不就是五刑;应当忖度是什么,不就是轻重适宜,情罪相及,罪法相及,不诛连无辜。
两造具备,师听五辞。原告、被告都到,辞证俱在,士师据此审理,以入五刑。
五辞简孚,正于五刑。狱辞经核实,可信无疑,确认情法相当,以五刑定罪。
五刑不简,正于五罚。如果案情不清,疑而不实,或者情罪不合,无恰当条文,或情理可悯,委曲可议,不入五刑,令出赎金。
五罚不服,正于五过。如果本无意,由于不得已,或出于过误,情节轻微,似乎可罚,又似乎不可罚,处以五罚不当,就不应罚,从五过赦免。
五过之疵:惟官,惟反,惟内,惟货,惟来。但是五过从赦也会由于以下五种因素出现弊端,一是官,涉及过去或现在在同一衙门的官员,或者其他官员请托,或者屈服于权势。一是反,报德或者报怨。一是内,内亲干预,或关连内亲,或者妻妾以及其他亲近女性的请求。一是货,典狱官受贿索贿。一是来,涉及过去或一直交往的友人或受其请托,或者与诉讼当事人私下交往,受其请托。
其罪惟均,其审克之。出入人罪,依法应当同坐,以其罪处罚,典狱官要详审精察,克己私意。
五刑之疑有赦,五罚之疑有赦,其审克之。如果入五刑有疑,就赦刑从罚;入五罚有疑,就赦罚从过,过而从免;典狱官要详审精察,克己私意。
简孚有众,惟貌有稽,无简不听,具严天威。如果经过核实,有许多觉得可信无疑的狱辞证据,还不能无寃,仍然需要色听审察其貌;如果狱辞证据不能核实证明有罪,就不用再色听审察其貌,不作处罚,无罪赦免;尤其是,不能仅凭借其貌作出有罪判决。之所以如此,全在于敬畏天威。
墨辟疑赦,其罚百鍰,阅实其罪。按法律,属于墨罪;按情节,加刑似乎有疑惑,就应赦免,收取罚金黄铜六十斤赎罪;应当详检核实,罪罚相当。
劓辟疑赦,其罪惟倍,阅实其罪。按法律,属于劓罪;按情节,加刑似乎有疑惑,就应赦免,收取罚金黄铜一百二十斤赎罪;应当详检核实,罪罚相当。
剕辟疑赦,其罚倍差,阅实其罪。按法律,属于剕罪;按情节,加刑似乎有疑惑,就应赦免,收取罚金黄铜三百斤赎罪;应当详检核实,罪罚相当。
大辟疑赦,其罚千鍰,阅实其罪。按法律,属于大辟;按情节,加刑似乎有疑惑,就应赦免,收取罚金黄铜六百斤赎罪;应当详检核实,罪罚相当。
墨罚之属千,劓罚之属千,剕罚之属五百,宫罚之属三百,大辟之罚其属二百,五刑之属三千。墨罚的条目一千,劓罚的条目一千,剕罚的条目五百,宫罚的条目三百,大辟罚赎的条目二百,刑书毎条都有刑、有罚,五刑、五罚的条目各有三千。
上下比罪,无僣乱辞,勿用不行。如果罪无正律规定,可以比较对照上下轻重条文,审慎量刑;不能用刑与狱辞不相应,或者以私意曲解狱辞而导致差误;也不得使用以前的而现在已经废止的法律条文,以及现有的而与犯罪情节不符的法律条文。
惟察惟法,其审克之。务必明察情理,内合于心,而外合于法,听审要详尽,应当克己私意。
上刑适轻下服,下刑适重上服,轻重诸罚有权。上刑,如果罪重情轻,应当减一等服下刑;下刑,如果罪轻情重,应当加一等服上刑;各等罚金也一样,应当按轻重情形,权衡妥当,减一等,或加一等收取。
刑罚世轻世重,惟齐非齐,有伦有要。刑罚随世轻重,是遵行正条,还是适度变通,应推究人伦情理,明察治乱要领。
罚惩非死,人极于病。罚惩虽非死伤,却殚尽资财,已使人极度痛苦。
非佞折狱,惟良折狱,罔非在中。决不可任花言巧语的人断狱,而应让善良纯洁温和的人断狱,无非就是要寻求中正。
察辞于差,非从惟从。狱囚供词前后不一,或者掩饰真情出现差错,以及双方供词佐证不同,应当明察分辨;不应听信狱囚隐瞒造伪,或自诬的供词,以及并无冤枉却翻供之词;只听从实情;如狱囚妄承罪名,确有冤枉,临刑反悔翻供也应听取辨明。
哀敬折狱,明启刑书胥占,咸庶中正。断狱应常存哀悯敬畏之心,明开刑书,与众狱官和狱囚共同占度,希望都能得到中正,无过失差错。
其刑其罚,其审克之。当刑者刑,当罚者罚;听审要详尽,应当克己私意。
狱成而孚,输而孚,其刑上备,有并两刑。断狱成辞,得其情实,信为有罪,典狱官应自书情实,并让囚犯也自书情实表示服罪;断刑文书,呈送王府或国君,应具备不可隐漏;如果有轻重两刑,以及一人犯两刑,一罪数法,应一并列出,听王或国君裁决。
王曰:呜呼,敬之哉,官伯族姓,朕言多惧。王叹息说:敬慎啊,诸侯百官们,刑罚攸关生死,说起来尚且畏惧,何况使用。
朕敬于刑,有德惟刑。我敬慎刑罚,要知道有徳才能称为刑罚。
今天相民,作配在下,明清于单辞。现在,天有意治民而不自治,你们在下配合,代天理刑之责;听讼应当清审,使民得以尽其辞。
民之乱,罔不中听狱之两辞,无或私家于狱之两辞。治民之道,无不是用中正之心听取诉讼双方的供词;不得以私意喜怒偏向听从一方之词。
狱货非宝,惟府辜功,报以庶尤。断狱枉法,收取贿赂,不足为宝,只能是集聚罪状;见金不见祸,天将会报以众罪百殃。
永畏惟罚,非天不中,惟人在命。天罚应当长久畏惧,并非天道有失中正,而在于刑狱事关人命,陷人于死,天所不容。
天罚不极,庶民罔有令政在于天下。要是天罚不至其极,典狱无所惩戒,滥施刑罚,天下民众就得不到善政。
王曰:呜呼,嗣孙,今往何监,非德于民之中,尚明听之哉。王叹息说:嗣世子孙们,从今往后,如何看管治理民众,不就是要立德中正,希望听清楚我说的话,并加以施行,不得怠慢。
哲人惟刑,无疆之辞,属于五极,咸中有庆。折狱要有知人之哲,明了是非曲直;囚辞纷纷无穷,分别归属于五刑,要是断刑都能够适中,就值得庆贺。
受王嘉师,监于兹祥刑。你们得到我的善众良民,应当用我告诉你们的善刑来看管治理。

引证文献资料

一、历史文献

1、汉孔氏传唐陆徳明音义孔颖逹疏《尚书注疏》,《钦定四库全书》本。

2、汉许慎《说文解字》卷二上,《钦定四库全书》本。

3、魏张揖《广雅》卷五《释言》,《钦定四库全书》本。

4、宋苏洵《嘉祐集》卷五《衡论下•议法》,《钦定四库全书》本。

5、宋苏轼《书传》卷十九《周书•吕刑第二十九》,《钦定四库全书》本。

6、宋袁燮《絜斋家塾书钞》卷十,《钦定四库全书》本。

7、宋叶时《礼经会元》卷四下《刑罚》,《钦定四库全书》本。

8、宋陈大猷《书集传或问》卷下《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9、《朱子语类》卷七十八《尚书一•舜典》,《钦定四库全书》本。

10、《朱子语类卷》七十九《尚书二•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11、宋钱时撰《融堂书解》卷二十《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12、宋黄伦《尚书精义》卷四十九《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13、宋时澜《増修东莱书说》卷三十四《周书•吕刑第二十九》,《钦定四库全书》本。

14、宋黄度《尚书说》卷七《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15、宋林之奇《尚书全解》卷三十九《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16、宋胡士行《尚书详解》卷十二《周书•吕刑第二十九》,《钦定四库全书》本。

17、宋夏僎《尚书详解》卷二十五《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18、宋陈经《尚书详解》卷四十七《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19、宋魏了翁《尚书要义》卷十九《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20、宋人蔡沉《书经集传》宋蔡沉《书经集传》卷六《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21、宋史浩《尚书讲义》卷二十《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22、宋郑樵《尔雅注》卷上,《钦定四库全书》本。

23、元陈师凯《书蔡氏传旁通》卷六下《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24、元朱祖义《尚书句解》卷十二《周书•吕刑第二十九》,《钦定四库全书》本。

25、元吴澄《书纂言》卷四下《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26、元陈栎《书集传纂疏》卷六,《钦定四库全书》本。

27元董鼎《书传辑録纂注》卷六《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28、元王充耘《读书管见》卷下《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29、元陈悦道《书义断法》卷六《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0、元许谦撰《读书丛说》卷六《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1、元王充耘《书义矜式》卷六《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2、明陈第《尚书疏衍》卷四《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3、明刘三吾《书传会选》卷六《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4、明王樵《尚书日记》卷十六《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5、明胡广等《书经大全》卷十《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6、明马明衡《尚书疑义》卷六《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7、明梅鷟《尚书考异》卷五《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8、康熙《日讲书经解义》卷十三《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39、清王夫之《尚书稗疏》卷四下《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40、程川《朱子五经语类》卷四十九《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41、清朱鹤龄《尚书埤传》卷十五《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42、清余萧客《古经解鈎沉》卷四《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43、《钦定书经传説汇纂》卷二十一《周书•吕刑》,《钦定四库全书》本。

44、汉韩婴《诗外传》,《钦定四库全书》本。

45、汉郑氏笺唐陆徳明音义孔颖达疏《毛诗注疏》,《钦定四库全书》本。

46、宋王应麟《诗地理考》,《钦定四库全书》本。

47、宋李樗、黄櫄《毛诗李黄集解》,《钦定四库全书》本。

48、宋严粲《诗缉》,《钦定四库全书》本。

49、宋人范处义《诗补传》,《钦定四库全书》本。

50、元梁益《诗传旁通》,《钦定四库全书》本。

51、元许谦《诗集传名物钞》,《钦定四库全书》本。

52、元刘瑾《诗传通释》,《钦定四库全书》本。

53、明冯复京《六家诗名物疏》,《钦定四库全书》本。

54、明朱朝瑛《读诗略记》,《钦定四库全书》本。

55、明胡广等《诗传大全》,《钦定四库全书》。

56、明梁寅《詩演義》,《钦定四库全书》本。

57、呉景旭《歴代詩話》,《欽定四庫全書》本。

58、明季本《诗説解颐正释》,《钦定四库全书》本。

59、清毛奇龄《毛诗写官记》,《钦定四库全书》本。

60、清毛奇龄《诗传诗说驳义》,《钦定四库全书》本。

61、清顾镇《虞东学诗》,《钦定四库全书》本。

62、清严虞惇《读诗质疑》,《钦定四库全书》本。

63、清朱鹤龄《诗经通义》,《钦定四库全书》本。

64、清姜炳璋《诗序补义》,《钦定四库全书》本。

65、清陈启源《毛诗稽古编》,《钦定四库全书》本。

66、汉郑氏注唐陆德明音义贾公彦疏《周礼注疏》,《钦定四库全书》本。

67、宋卫湜《礼记集说》,《钦定四库全书》本。

68、唐明皇御注、陆德明音义、宋邢昺疏《孝经注疏》,《钦定四库全书》本。

69、汉赵氏注宋孙奭音义并疏《孟子注疏》,《钦定四库全书》本。

70、晋杜预《春秋释例》,《钦定四库全书》本。

71、五代冯继先《春秋名号归一图》,《钦定四库全书》本。

72、宋程公说《春秋分记》,《钦定四库全书》本。

73、宋吕祖谦《左氏传续説》,《钦定四库全书》本。

74、宋吕本中《春秋集觧》,《钦定四库全书》本。

75、宋魏了翁《春秋左传要义》,《钦定四库全书》本。

76、元齐履谦《春秋诸国统纪》,《钦定四库全书》本。

77、明王道焜、赵如源同编《左传杜林合注》,《钦定四库全书》本。

78、清胡安国《胡氏春秋传》,《钦定四库全书》本。

79、清张尚瑗《三传折诸•左传折诸》,《钦定四库全书》本。

80、清顾炎武《左传杜解补正》,《钦定四库全书》本。

81、清顾栋髙《春秋大事表》,《钦定四库全书》本。

82、《春秋集传释义大成》,《钦定四库全书》经部五。

83、《帝王世纪》

84、《今本竹书纪年》

85、《古本竹书纪年》

86、晋郭璞注《穆天子传》,《钦定四库全书》本。

87、吴韦昭注《国语》,《钦定四库全书》本。

88、汉高诱注《战国策》,《钦定四库全书》本。

89、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

90、南朝宋范晔撰、梁刘昭注《后汉书》,《钦定四库全书》本。

91宋欧阳修《新唐书》,《钦定四库全书》本。

92、宋司马光《资治通鉴》,《钦定四库全书》本

93、宋罗泌《路史》卷二十四《国名纪》,《钦定四库全书》本。

94、宋吕祖谦《大事记》,《钦定四库全书》本。

95、魏郦道元《水经注》,《钦定四库全书》本。

96、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97、宋郑樵《通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98、宋乐史《太平寰宇记》,《钦定四库全书》本。

99、宋潘自牧《记纂渊海》,《钦定四库全书》本。

100、宋欧阳忞《舆地广记》,《钦定四库全书》本。

101、宋王存等《元封九城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02、宋祝穆《方舆胜览》,《钦定四库全书》本。

103、元于钦《齐乘》,《钦定四库全书》本。

104、明李贤《明一统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05、《大清一统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06、《河南通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07、《河南通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08、《山西通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09、《江南通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10、《甘肃通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11、汉髙诱注《吕氏春秋》,《钦定四库全书》本。

112、汉王符《潜夫论》,《钦定四库全书》本。

113、宋王应麟《困学纪闻》,《钦定四库全书》本。

114、宋章如愚《群书考索续集》,《钦定四库全书》本。

115、清阎若璩《潜邱札记》,《钦定四库全书》本。

116、《墨子》,《钦定四库全书》本。

117、汉髙诱注《淮南鸿烈解》,《钦定四库全书》本。

118、晋郭象注《庄子注》,《钦定四库全书》本。

119、晋张湛注唐殷敬慎释文《列子》,《钦定四库全书》本。

120、宋郑樵《通志》,《钦定四库全书》本。

121、元马端临《文献通考》,《钦定四库全书》本。

122、《御批历代通鉴辑览》,《钦定四库全书》本。

123、元人尚仲贤《洞庭湖柳毅传书》。

二、今人著述

1、章太炎《国学讲演录》。

2、郭沫若《金文丛考》,人民出版社1954年版。

3、郭沫若在《十批判书》,中国华侨出版社2008年版。

4、顾颉刚、刘起釪《尚书校释译论》第4册,中华书局,

5、《顾颉刚读书笔记》,(台北)联经出版有限公司,1990年版,2005年第2版。

6、顾颉刚《论〈今文尚书〉著作时代书》,《古史辨》第一册。

7、徐少华《周代南土历史地理与文化》,武汉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

8、傅斯年《民族与古代中国史•姜原》,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二本第一分,1930年5月。

9、傅斯年《民族与古代中国史•大东小东说》,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二本第一分,1930年5月。

10、钱穆《周官著作时代考》,《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

11、何光岳《吕国的形成和迁徙》,《史学月刊》1984年第三期。

12、马小红:《试论<吕刑>的制作年代》,《晋阳学刊》1989年第6期。

13、吴锐《杨向奎先生论炎帝文明》,《中国哲学史》1996年第3期。

14、徐少华《吕国铜器及其历史地理探疑》,《中原文物》1996年第4期。

15、晁福林《郭店楚简<缁衣>与<尚书•吕刑》,《史学史研究》2002年第02期

16、李力《先秦法制研究之批判》,《中国法制史考证》甲篇第一卷,2003年版。

17、郭静云《从不同文本引用<尚书‧吕刑>篇试探战国社会思想的多元性》,《史学史研究》2009年第2期

18、金荣权《古吕国综考》,《南都学坛》第 31 卷第 2 期,2 0 1 1 年 3 月。

19、尤韶华《〈尚书〉所见的法律形式》,《法律史论丛》第11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11月版。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