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随笔七:“两劳”人员的劳动报酬问题
在司法实践中,“两劳”人员,即劳改、劳教人员没有劳动报酬,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这种作法却无论从合法性还是从劳改、劳教的目的,还是从有关国际公约的规定,以及国外监狱的通行做法来看,都是不合适的。具体理由如下:
    
    首先,从合法性来看,它不符合我国《劳动法》、《监狱法》和有关劳动教养法规的规定。我国《劳动法》第3条规定:“劳动者享有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监狱法》第72条规定:“监狱对参加劳动的罪犯,应当按照有关规定给予报酬并执行国家有关劳动保护的规定。”我国《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45条规定:“劳动教养管理所应当根据劳动教养人员从事的生产类型、技术高低和生产的数量、质量,发给适当工资。劳动教养人员的工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大中城市的公安机关单独编造计划,报请同级人民政府审查批准后下达执行。”可见,我国法律关于这个问题的态度是明确的,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给予“两劳”人员的劳动报酬,而是如何使之从纸面走向现实。
    
    其次,从劳改、劳教的目的来看,它不符合我国关于劳改、劳教旨在去掉违法犯罪分子“不劳而获”思想的目的。对犯罪分子实行劳动改造,对劳教人员实行劳动教养,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矫正他们的恶习,培养他们热爱劳动的习惯,克服“不劳而获”的思想,以便释放后能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对“两劳”人员的劳动给予相应的报酬,能够使他们切实感受到自己劳动的被尊重,体会到劳动后收获的喜悦,进而激发其劳动的热情和兴趣,提高劳动效率。相反,如果对其劳动不付给报酬,就有可能使之产生“劳而不获”的印象,从而把劳动看成是一种纯粹强制性的不得已的惩罚措施,不利于培养其对劳动的感情。
    
    第三,从国际公约来看,它不符合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的有关规定和要求。该规则第76条第一款规定:“对囚犯的工作,应订立公平报酬的制度。”第二款规定:“按此制度,囚犯应准至少花费部分收入,购买核定的物件,以供自用,并将部分收入交付家用。”第三款规定:“此项制度并应规定管理处应扣出部分收入,设立一项储蓄基金,在囚犯出狱时交给囚犯。”
    
    第四,从世界范围来看,它也不符合国外监狱的通行做法。据有的监狱法专家考证:“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在有关监狱的立法和实践中都主张对参加劳动的罪犯支付劳动报酬。罪犯的劳动报酬大体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用于赔偿因犯罪行为而给被害人造成的损害,另一部分则用于罪犯本人在狱内的必要开支及罪犯的家庭生活。”(力康泰、韩玉胜:《刑事执行法学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381页。)
    
    综上,笔者认为,对参加劳动的“两劳”人员支付适当的劳动报酬,既是提高“两劳”人员改造质量、尊重其人权的需要,也是从具体领域推进依法治国的实际体现。因此,应当尽快落实“两劳”人员的劳动报酬权,解决这一领域存在的“法律白条”现象。确实,随着我国依法治国事业向纵深发展,我们在注重宏大价值构造的同时,应当更多地来关注一个个具体领域、具体问题的法治,以免“抽象的大体制禁不住与之相背离的具体小制度的掣肘和抵消”(贺卫方)。借用卫方兄新近一本著作的书名,我们应当关注《具体法治》。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