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试论无效婚姻的有效化
摘要:无效婚姻的有效化,是指自始无效婚和可撤销婚因具备法定情形而自动转化为有效婚。我国现行婚姻法没有无效婚姻向有效婚姻转化的规定。最高法院司法解释(一)关于人民法院认定婚姻无效时应以无效事由现实存在为前提的规定,为无效婚姻向有效婚姻转化搭建了桥梁,却因过于原则而导致法律适用不统一。借鉴当代大陆法系主要国家及地区关于无效婚姻有效化规定,结合我国司法判例,我国未来修法时应增设无效婚姻有效化制度,明确列举各类无效婚姻有效化的条件,例如,早婚的一方达到法定婚龄或者女方已经怀孕、患禁止结婚疾病一方的疾病已经治愈、姑表姨表亲结婚十年以上或者已生有子女,等等。

关键词: 自始无效婚 可撤销婚 无效婚姻有效化

无效婚姻制度是我国2001年修改婚姻法增设的制度。婚姻法修正案用三个条文确立了这一制度的基本方面,明确了无效婚和可撤销婚的范围,婚姻被宣告无效或撤销的法律后果。然而,这一制度在创建之始便存在着明显的缺漏。2001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实施婚姻法的两个司法解释1j对人民法院如何适用这一制度作出详细解释,有15条之多。其内容既涉及实体问题,如无效婚姻的申请人范围、可撤销婚姻中"胁迫"概念的界定等,又涉及程序问题,如法院审理宣告婚姻无效案件所适用的程序,对婚姻效力的认定不适用调解等。应当说,司法解释对于我国无效婚姻制度的全面实施功不可没。在我国民法典亲属编尚未出台之时,通过司法解释弥补现行法缺憾,指导司法实践,保证法官正确适用法律,公正合理地审理案件,既必要也有效。

尽管如此,我国有关无效婚姻制度的司法解释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本文结合一起司法判例,对无效婚姻在特定条件下向有效婚姻的转化发表一孔之见,期望通过司法解释弥补我国无效婚姻立法的缺漏。

一、案件事实与判决结果

原告王某,女,46岁,小学教师。被告李某,男,50岁,干部。原告与被告系姨表兄妹,上世纪70年代初,由双方父母包办订下娃娃亲,1980年登记结婚。婚后双方生有一儿一女,现已成年。2006年,王某向法院起诉要求与李某离婚。

原告王某在起诉状中称:婚前她曾提出退婚,一者因为双方是近亲;二者觉得与被告(性格)合不来。被告李某不同意,三番五次到她家吵闹。母亲也不同意退婚,并以死威胁。在双重压力下,她只好答应成婚。婚后,王某不想生育,担心出生的孩子不健康,准备抱养孩子。李某不同意,还辱骂和殴打她,逼她生孩子。婚后第四年,王某生下儿子,不久发现儿子患有先天性脑发育不良,十几岁时发展为精神分裂症。生下儿子两年后,王某又生一女儿,女儿身体发育健全。婚后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原告王某一直遭到被告李某殴打。她曾在被丈夫殴打后,服安眠药自杀被救未果。近年来双方又因赡养老人问题发生争执,王某多次被李某殴打。原告在法庭审理期间提供了被殴打后到医院看病的病历,这些为法庭所采信。

被告李某答辩称:两人虽是姨表亲,但双方结婚不是强迫的,而是经过自由恋爱。被告承认打过原告,但认为夫妻之间吵吵闹闹、推推搡搡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被告还认为,他与原告的夫妻感情没有破裂,只是磕磕绊绊比别人多一些。2005年夫妻两人还补照了结婚照。现在儿子的病情已经好转,女儿读大学,还准备考研究生。2k

法庭审理过程中,法官依照婚姻法关于离婚案件审理的程序规定,决定对该案的原被告双方进行调解。法官主要从儿女都有赡养老人的义务,夫妻双方应当相互尊重,被告打原告不对,要做自我批评以求原告谅解,双方和好有利于儿子治病等方面,做和好调解。原告表示,考虑到孩子,为了孩子治病,可以不离婚。被告也表示,以后有事情共同商量,不再打原告,好好共同生活。经过法庭一次调解,原被告最终和好。该案以调解和好方式结案。

二、分析与思考

本案的原被告双方是姨表兄妹,属于婚姻法禁止结婚的血亲。因此,按照现行《婚姻法》第10条,双方缔结二十多年的婚姻属于无效婚姻。虽女方向法院提起离婚请求,但根据最高法院司法解释(二)第3条3l,受理该案的法院应当宣告该婚姻无效。法官应对这一案件按无效婚姻处理,这样在审理中便不能适用调解,而应比照民事诉讼法特别程序中关于非讼案件的规定处理。4m 照此,法官应依法宣告该婚姻无效,解除双方的婚姻关系。然而,审理该案的法官并没有特别关注这一婚姻的违法性,只是在调解双方和好的过程中提到:"你们虽然是姨表亲,但现在年龄大了,感情要互相弥补,互相照顾。"至于法官最终以调解双方和好方式结案,更与现行司法解释的要求不相一致。

这一案件令人反思我国无效婚姻制度设计的合理性,它的诸多方面需要随时代发展、观念变革不断修改和完善。笔者认为,在司法解释中增加无效婚姻有效化的规定便是其中之一。

(一)我国现行司法解释关于无效婚姻有效化的规定

在我国现行婚姻法中,并没有无效婚姻向有效婚姻转化的规定。2001年最高法院司法解释(一)关于人民法院认定婚姻无效时应以无效事由现实存在为前提的规定,为无效婚姻向有效婚姻的转化搭建了桥梁。其第8条指出:"当事人依据《婚姻法》第10条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申请时,法定的无效婚姻事由已经消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司法解释的这一条款并没有列举具体法定事由。学者通常认为,这些法定情形主要是指,在申请婚姻无效时,未达法定婚龄的一方已经达到法定婚龄;患有禁止结婚疾病的一方疾病已治愈;拟制血亲关系依法解除,双方不再是禁止结婚的亲属这三种情形。5n 对于重婚和属于法律禁止的自然血亲之间的婚姻,最高法院权威解释则认为,即便申请婚姻无效时,重婚一方只存在一个婚姻关系,或者近亲婚姻已存在多年并生有子女或双方不再生育的,仍然是绝对无效。6o

(二)相关国家及地区关于无效婚姻有效化的规定

当今大陆法系各国民法对于欠缺结婚要件的婚姻,做自始无效与可撤销的划分并没有绝对统一的标准。相对而言,违反结婚公益要件的婚姻,例如,重婚和近亲婚,被归为无效婚姻;而仅一般性违反公益要件或只违反私益要件的婚姻,如非自愿婚姻、虚假婚姻、未达法定结婚年龄的早婚等,则为可撤销婚姻。

近年来,一些国家及地区立法中出现了扩大可撤销婚姻范围的趋势,甚至德国民法典和我国澳门地区民法典实行单一的可撤销婚姻制度。这一立法趋势表明,当代家庭法对不具备结婚法定要件所形成的婚姻效力的认定,更加尊重婚姻当事人的意愿和选择,也表明立法者对已经形成的"婚姻事实"的尊重和认可。

一般认为,对于可撤销婚姻,法律将撤销该类不合法婚姻的权利赋予个人,只有撤销权人本人(主要是当事人一方或双方)才享有请求撤销婚姻效力的权利。如果撤销权人在法定期间内没有提出宣告撤销婚姻的申请,或者明确表示放弃撤销权,便可断定其认可或宽恕了该不完全婚姻。随着法定期间的经过,该婚姻便在法律上转化为有效婚。尽管如此,在德国法和澳门地区法中还设有可撤销婚姻有效化制度。可见,撤销权的消灭只是可撤销婚姻向有效婚姻转化的一种情形,其他法定事由出现后,如早婚一方达到法定婚龄或者女方已经怀孕、重婚一方的前一婚姻处在离婚或被撤销阶段的,也可使该无效婚姻有效化。

1.法国法

1804年《法国民法典》继承罗马法,设无效婚姻制度。按照法国学者的看法7p,法国法上的婚姻无效分为绝对无效与相对无效,绝对无效又称公益的障碍,相对无效又称私益的障碍。这种划分以婚姻无效由谁提起为标准,一般利害关系人、检察官均可提出主张的,为绝对无效;仅限于当事人或一定范围之人提出主张的,为相对无效。依照《法国民法典》第184条,绝对无效的婚姻包括未达法定结婚年龄的婚姻、无当事人合意所结之婚姻、重婚、近亲婚、不符合结婚程序所形成的婚姻五种情形;相对无效的婚姻则包括胁迫婚、错误婚、未经同意权人同意的婚姻三种。

法国法对绝对无效婚与相对无效婚,均设有请求权限制的规定。具体有:(1)对未达必要年龄而缔结的婚姻(指早婚和未成年人婚姻),双方或一方达到规定的年龄已过6个月或女方虽未达到规定的年龄但已怀孕的,夫妻双方均不得提出无效请求;(2)对胁迫婚和错误婚,从一方配偶取得完全自由或从其意识到错误之日起,同对方连续同居满6个月的,请求权人的请求不予受理。(3)对需经同意的婚姻,如同意人已经明示或默示赞同的,或从同意权人知道该婚姻之日起已超过一年的,或在本人达到对婚姻可自行表示同意的年龄后已过一年的,请求权人不得再行主张婚姻无效。法国法关于请求权限制的规定,从其后果看,凡具有法定情形的,请求权人不得再行主张婚姻无效。这必然意味着该无效婚姻已获法律追认而治愈。对相对无效婚姻当事人请求权的限制实为撤销权的消灭。

2.德国法

在德国民法典中,凡违反结婚各项要件所形成的婚姻,均为可撤销婚姻,具体包括:早婚、一方无行为能力所形成的婚姻、重婚、近亲婚、以及结婚意思表示有瑕疵的婚姻。尽管如此,德国法又专条确立了可撤销婚姻的转化制度,第1315条逐一对各种可撤销婚姻转化为有效婚的法定理由作出列举。现举几例为证:(1)违反本法(指德国法,以下均同。)第1303条法定结婚年龄所形成的婚姻--早婚,其转为有效的法定情形有两种:一是婚姻一方未成年但已满16周岁,而另一方已经成年的,经未成年的婚姻一方申请,家庭法院可批准其结婚;二是婚姻一方成年后表示愿意延续该婚姻的(追认);(2)违反本法第1304条一方无行为能力所形成的婚姻,婚姻一方无行为能力的状态已经消失,并表示愿意延续该婚姻的(追认);(3)违反本法第1306条结婚的一方不得与第三人存在婚姻所形成的婚姻--重婚,一方缔结新的婚姻之前,前一婚姻处在离婚或被撤销阶段,且离婚或撤销婚姻宣告在新的婚姻缔结之后才发生效力的;(4)违反本法第1314条第2款第2-4项的情形,婚姻一方在发现错误、欺诈之后,或者在强迫状态消失之后,表示愿意延续该婚姻的。可见,德国法的可撤销婚姻转化制度,除以构成婚姻障碍消失为要件外,还特别强调婚姻一方的个人意愿。

3. 中国澳门地区法

我国澳门地区民法也只设可撤销婚姻制度。据民法典第1504条,属于可撤销婚姻的有:早婚、因精神失常导致禁止产或准禁治产所形成的婚姻、重婚、近亲婚,以及结婚意思表示有瑕疵的婚姻等。民法典设专条对可撤销婚姻的有效化作出规定。据第1506条,使可撤销婚姻得以"补正"的法定情形有:(1)未达结婚年龄而结婚的未成年人前成年后确认所缔结的婚姻的。(具体确认程序是:由本人和两名证人一起到民事登记局对已缔结的婚姻予以确认);(2)疾病婚的当事人,禁治产或准禁治产终止后或明显精神错乱者经法院证实处于精神健康状况,本人和两名证人一起到民事登记局"确认"先前所缔结的婚姻的;(3)重婚者的前一婚姻被解除(包括配偶一方死亡或双方离婚)或者被撤销的,其后一婚姻(重婚)则成为有效婚;(4)法官承认结婚欠缺证人在场是由可予以"考虑"的情况造成的。该条明确规定:在法院作出撤销婚姻判决之前,有上述法定事实发生的,婚姻原来存在的"可撤销性"便得到"补正",从而成为有效婚。并且"补正"具有溯及力,该婚姻从结婚时起视为有效。

4.中国台湾地区法

1985年以来,我国台湾地区民法亲属编历经八次修正。其中,对无效婚姻制度的修改有三次:第一次是1985年。一是将重婚由原来的可撤销婚划归无效婚姻8q。第985条规定"有配偶者,不得重婚",并增加一款"一人不得同时与二人以上结婚",将"同时婚"作为重婚的形式予以禁止;二是调整第983条近亲结婚的限制范围,在允许结婚的亲属范围中排除了四亲等的表兄弟姊妹。增加第3款:因收养而成立的直系亲属间,收养关系终止后,仍不得结婚。以此作为对第1款第1项禁止直系血亲和直系姻亲结婚的补充。再者,增加第999条之一。对婚姻无效后子女监护、生活困难一方的"赡养费"给付、各自财产"取回"作了专门规定。

1998年,台湾民法亲属编再次对无效婚姻制度作出修改。修改后的第983条进一步调整近亲结婚的限制范围,具体是:①放宽了旁系血亲的通婚范围。禁婚范围从八亲等缩小至六亲等,并将因收养所成立的辈分相同的四亲等及六亲等的旁系血亲排除在外,从而对拟制旁系血亲与自然旁系血亲的禁婚问题区别对待;②将原第2款关于姻亲结婚的限制"于姻亲关系消灭后,亦适用之"的规定限制在直系血亲之间。对旁系姻亲来说,姻亲关系解除后,不再适用第1款禁止结婚的规定9r。此次修法还删除第986条相奸者不得结婚、第987条女子在待婚期内不得结婚的规定。与之相适应,可撤销婚姻的种类中,不再包括这两种两种情形(删除第993条和第994条)。

2007年,台湾民法亲属编对无效婚姻制度的修改,着重于对重婚效力的认定。第988条第三款列举重婚为无效婚之后,增加但书规定,"但重婚之双方当事人因善意且无过失信赖一方前婚姻消灭之两愿离婚登记或离婚确定判决而结婚者,不在此限。" 这表明,第三人善意且无过失,信赖该判决而与前婚之一方相婚的,虽然该判决嗣后又发生变更,致后婚姻成为重婚,但此情形与一般情况下的重婚不同,依信赖保护原则,后一婚姻的效力,应予以维持。由于前一婚姻并未在法律上真正解除,为维护一夫一妻制,必须确定前婚、后婚何者为有效婚,遂增设第988条之一。这一新增条款规定:"前条第三款但书之情形,前婚姻自后婚姻成立之日起视为消灭。"从而确立了前婚从后婚成立之日起消灭的法律规则,但此所谓"消灭",乃对未来发生效力。对这一新规定,台湾学者认为:"婚姻之本质重在夫妻共同生活,且前婚姻因已无共同生活之事实,且前婚夫妻双方前曾达成离婚协议或一方请求裁判离婚,其婚姻已出现破绽,复基于身分安定性之要求,认以维持后婚姻为宜,以符婚姻本质。"10s

台湾无效婚姻制度的上述变迁表明,法律关于自始无效婚、可撤销婚种类确定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根据社会生活的需要不断做出适当的修改增删。总体上,台湾地区法的变化适应了扩大可撤销婚姻,缩小自始无效婚范围的国际立法趋势。对于无效婚姻向有效婚姻转化的问题,新近修改的第988条第三款及增加的第988条之一表明,即便对重婚这种被认为是严重违反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无效婚姻,也要区分情形,对其效力做不同认定。当事人具有上述法定情形的,其重婚亦可因此依法认定为有效婚。

此外,台湾法中也规定了撤销权消灭的情形。具体如下:①早婚的当事人已达法定婚龄或者女方已经怀孕的,撤销权人不得请求撤销;②欠缺法定代理人同意之未成年人婚姻,在享有撤销权的法定代理人获悉结婚事实超过六个月、未成年人结婚超过一年、女方怀孕这三种情况下,其撤销权归于消灭;③监护人与被监护人之间的婚姻超过一年的,撤销权人不得请求撤销;④无合意婚。撤销权人为无意识或精神错乱者本人,或受到诈欺、胁迫者本人。对前一种情形,撤销权人应在常态回复后6个月内请求撤销;后一种情形的撤权人应在发现欺诈或胁迫终止后6个月内请求撤销;⑤一方不能人道所缔结的婚姻。当事人一方结婚时不能人道而不能治者,他方得向法院请求撤销之。但应在知悉对方不能治愈时起三年内请求撤销;已逾三年的,不得请求撤销。

三、近亲婚姻有效化的合理性分析

以上国家和地区民法,对未达法定婚龄的早婚、疾病婚、重婚等都明确规定了转化的情形或条件。这说明,尽管无效婚姻在法律上的效力是自始无效,但是,在法院宣告婚姻无效之前,符合法定条件的无效婚姻,是可以依法转化或者得到"补正"的。笔者也注意到:上述国家和地区法律中并没有对近亲婚姻的转化问题做出明确规定。但是,德国法第1316条确立了一项基本原则,即:对于早婚、重婚、近亲婚等可撤销婚姻,如果"撤销婚姻将对婚姻一方或对该婚姻所生子女过于严酷"的话,可作为例外,应当维持该婚姻s。这虽然不是无效婚姻有效化的规定,却也表明法律不只单纯对无效婚姻进行制裁,如果依法撤销某一婚姻会对当事人一方或对子女利益构成重大影响,应当以婚姻当事人及子女利益保护为重。

我国现行婚姻法关于自始无效婚、可撤销婚情形的列举,以前者为重,后者为辅。只有结婚时受到胁迫这一种情形属于可撤销婚姻。所以,在我国确立无效婚姻有效化或"转化"的制度,对于维护现存婚姻关系的稳定,对于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的贯彻,显得尤为重要。

再看本文前述案例,如果处理该案件的法官不顾及原被告双方结婚20多年的事实,不顾及一个完整的家庭对于他们患病儿子精神康复的意义,只是机械地执行法律,作出婚姻无效的判决。尽管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却不是一个人性化的判决。姑表亲、姨表亲之间结婚是我国流传多年的民间习俗,法律禁止表兄弟姐妹之间结婚确实是从人口优生、民族繁衍兴旺的长远利益考虑所做的抉择。但是,我国幅员辽阔、经济发展不平衡、农业人口居多的国情决定了在广大偏远地区,尤其是农村地区,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相当多的姑表亲、姨表亲之间的婚姻。对于结婚多年尤其生有子女的这类近亲婚姻,如果对其效力认定法律不做特别规定,而是不区分情形一律宣告无效,这既不能实现法律禁止近亲结婚的目的,也不利于百姓生活的安定。婚姻关系虽事关社会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但本质上是民事生活关系。法律不能完全漠视已存在的婚姻事实和已经形成的家庭关系,对已存身份事实否定时要尽可能地慎重。

诚然,我国婚姻法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不只限于姑表、姨表兄弟姐妹,直系血亲和其他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也在禁婚范围之内。因此,近亲婚姻是否可向有效婚转化,需区别不同情形作不同处理。具体来说:(1)直系血亲之间是不同辈分的亲属,无论是直系自然血亲还是直系拟制血亲,禁止他们之间结婚是维护人伦秩序之必然。故直系血亲之间的婚姻任何情形下都不存在转化问题;(2)婚姻法禁止结婚的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可分为同辈份的堂表兄妹之间与不同辈分的叔伯姑舅姨与侄子女外甥子女之间。受我国几千年婚姻习俗影响,现实生活中直系血亲之间、旁系的不同辈分的叔伯姑舅姨与侄子女外甥子女之间的婚姻已不多见,即便同辈分的堂表兄弟姊妹之间,由于受"同姓不婚"婚姻习俗的影响,他们间的婚姻也不多见。相对较多的仅是姨表姑表兄弟姐妹之间的婚姻。婚姻习俗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对于存在相对有限的姑表姨表婚,确立具体明确的法定条件,不再予以无效的法律追究,是法律人性化的表现,也是在制定法与婚姻习俗之间找到的一个平衡点。

笔者认为,我国婚姻法应增加关于无效婚姻有效化规定,明确列举各类无效婚姻有效化的条件。具体如,早婚的一方达到法定婚龄或者女方已经怀孕、患禁止结婚疾病一方的疾病已治愈、姑表姨表亲结婚十年以上或者已生有子女,等等。

(发表于《婚姻家庭法前沿》,社科文献出版社2010年11月版)

作者简介:薛宁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注释:

1此所谓"两个司法解释",是指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和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2 本案系作者到基层法院调研所收集。

3该司法解释第3条指出:"人民法院受理离婚案件后,经审查确属无效婚姻的,应当将婚姻无效的情形告知当事人,并依法作出宣告婚姻无效的判决。"

4我国2007年修正后的《民事诉讼法》在特别程序一章没有增加专节规定无效婚姻案件。依法理,宣告婚姻无效案件是对婚姻关系效力的认定,属于非讼案件,应依照特别程序审理,实行一审终审。

5杨大文主编:《亲属法》(第三版),法律出版社,2003,第93页。

6黄松有主编:《婚姻法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第36-37页。

7史尚宽:《亲属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第172页。

8信春鹰 李湘如 编著:《台湾亲属和继承法》,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出版社,1991,第5页。

9戴东雄:《民国八十七年民法第九八三条禁婚亲属之修正》,(台)《法学丛刊》1999年第3期。

10陈忠五 施惠玲主编:《考用民法》,台湾本土法学杂志有限公司,2009,第D-015页。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