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循环型生活方式的立法培育现状及其经验
一、导言
    目前,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比较发达,比较注重全面和全过程地预防和治理环境问题。培育公众的循环型生活方式,最大限度地减少因生活带来的资源浪费、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问题,是这些国家环境保护的一个重点工作。在这些国家之中,日本由于国土小、资源短缺而且以前遭受过令世人瞩目的严重环境污染,立法特别重视国民循环型生活方式的培养,目前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就。作为邻国,中国生态恶化的趋势没有得到有效的遏制,资源浪费的现象还没有得到很好的纠正。根据官方的说法,中国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和资源紧缺已经成为制约中国经济和社会进一步发展的瓶颈。国民生活导致的环境资源问题是产生这个瓶颈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必须加强国民循环型生活方式的培育。作为和日本一样深受大陆法系传统影响的中国,应该借鉴日本立法的哪些成功经验,培育和发展我国公民的循环型生活方式,则是需要法学学者和有关部门认真考虑的。
    二、日本循环型生活方式的立法培育规定
    日本1993年《环境基本法》第4条(构筑对环境负荷影响少的可持续发展社会)在确定环境保护的宗旨时就指出:"在可能的限度内,减少因社会经济活动及其他活动而对环境的负荷及其他与环境因素有关的影响,在一切人公平分担的基础上,自主而积极地去实施保护环境的措施。"该条所作出的包括培育循环型生活方式在内的环境友好性要求针对所有的责任主体。为了明确公民的循环型生活职责,该法第9条规定:"国民应当根据基本理念,努力降低伴随其日常生活对环境的负荷……。"在第26条规定:"国家应当采取必要的措施,促进……国民自发开展绿化活动、再生资源的回收活动及其他有关环境保护的活动。"为了培育公民的循环型生活意识,该法于第10条设立了环境日制度,在第25条设立了环境保护的教育和学习制度,在第27条规定了环境情报制度。在《环境基本法》的指导下,各专门环境资源立法针对国民生活可能产生环境和资源问题的几个主要方面,按照循环性的要求作了细化规定,其中比较典型的领域立法规定如下:
    2000年实施的《建立循环型社会基本法》第4条(合理分担责任)规定:"为了建立循环型社会,必须使国家、地方政府,企业和公众在合理承担各自责任的前提下采取必要的措施,并使其公平合理地负担采取措施所需的费用。"为此,该法在第12条具体规定了公民循环型生活的要求:"1.根据建立循环型社会的基本原则,公众有责任抑制产品变成废弃物,当产品成为可循环资源时,有责任促进产品适当地循环利用;并有责任通过尽可能长期使用产品,使用循环物品,协助分类收集可循环资源,从而配合国家和地方政府实施有关适当处置废弃产品的政策和措施。2.除前款规定外,关于前条第三款规定的产品、容器,根据基本原则,公众有责任通过向该款所指企业递交已经成为可循环资源的产品和容器,或者通过其他适当的方式,对企业采取的分类收集措施予以配合。3.除前二款规定外,根据基本原则,公众有责任主动地为建立循环型社会做出自己的努力,并有责任协助国家或者地方政府实施有关建立循环型社会的政策和措施。"为了使公众自觉地遵守这些要求,该法第27条规定了国家采取措施,促进公众循环型社会相关知识的教育和学习。
    2000年修订的《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第1条指出了日本的资源状况和消耗情况,第5条明确了国民在生活中的环境义务,即"消费者应努力促进产品尽可能长期使用,并促进可循环资源和可再用部件的再生利用,同时还应协助国家、地方政府和企业为实现本法目的所采取的措施。"为了使国民配合国家的资源有效利用政策,该法于第8条规定了通过宣传教育和学习的手段加深国民的理解和合作。
    2000年修订的《容器包装物的分类收集与循环法》的目的之一是鼓励国民通过容器包装废弃物的分类收集和回收利用来减少废弃物的数量以及充分利用再生资源。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该法第4条规定了消费者的责任,即"消费者应通过使用可反复使用的容器包装以及控制过剩使用容器包装的合理化使用等,努力控制容器包装废弃物的产生,同时必须通过使用分类基准符合物在商品化的物品以及使用该物品制造的物品,努力促进容器包装废弃物的分类收集、分类基准符合物的再商品化等。"在此基础上,日本各地不断更新自己的容器包装废弃物分类基准。
    2000年修订的《特种家用机器循环法》在第6条明确了国民的消费时限责任,即"消费者应尽量长时间地使用特种家用机器,以努力控制特种家用机器废弃物的排放。同时,在排放特种家用机器废弃物时,为了使该特种家用机器废弃物的再商品化等能够得到切实实施,必须妥善地将特种家用机器废弃物交付特种家用机器废弃物收集者及搬运者或者再商品化等业者,根据其要求支付费用,协助业者采取措施实现本法律的目的。"在此基础上,该法第三章规定了特种家用机器废弃物的收集地址、收费标准等事项。
    2000年实施的《可循环性食品资源循环法》的一个目的是减少食品废弃物的产生。为此,该法第4条规定:"……消费者要通过改善食品采购或者烹调方法,努力控制食品废弃物的发生。同时,必须通过利用食品循环资源再生利用所得到的产品促进食品循环资源的再生利用。"
    2001年修订的《废弃物处理法》在第2条第3款规定了国民的废弃物处理义务,即"国民应通过控制废弃物的排放、使用再生品等谋求废弃物的再生利用,同时必须通过将废弃物分类排放,尽量自己处理产生的废弃物等,协调国家以及地方公共团体有关废弃物减量及其他废弃物妥善处理政策措施的实施。"除此之外,第16条、第17条还规定了禁止投弃、禁止焚烧和粪便使用方法的限制等事项。为了惩罚违法者,该法第25条和第26条还规定了自由刑和财产罚的措施。
    此外,为了进一步细化职权,明确法律实施的领域和情况,规定执法和守法的条件和程序,以上规定具有可操作性,日本政府还针对以上立法规定颁布了很多政府令和行为导则,日本政府2001年3月针对2000年修订的《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以政令的形式颁布了《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实施法令》。
    三、日本循环型生活方式的立法培育经验
    综上所述,日本关于国民循环型生活方式的法制培育特点可以归纳为以下五个方面:
    其一,立法体系完备,效力层次分明,循环性的法律要求涉及国民生活的主要方面。公民循环型生活方式的规定,除了在《环境基本法》中有原则性的规定外,还在各专门立法中有具体规定。专门立法不仅涉及污染控制方面的立法,还涉及资源节约和循环利用的立法。资源节约和循环利用的立法不仅包括《建立循环型社会基本法》,还包括各专门的资源循环和有效利用立法。这些法律规定不仅涉及法律层面,还涉及政府令和行为导则的层面,涵盖了废弃物处理、食品资源的循环、特种家用机器的循环、容器包装物的分类收集与循环、资源的有效利用等国民生活的主要方面。可以说,该法律体系应对了国民生活所带来的主要法律问题,针对性强。
    其二,注重责任公平的理念,强调政府责任、市场机制和国民行为的衔接和协调。环境保护是公益事业,因此,日本非常注重政府的主导作用。由于日本是法治国家,因此,日本的循环型生活方式培育立法不仅对公众和其他行政管理相对人提出了行为要求,还强调政府的责任,针对政府的主导行为提出了要求。如《环境基本法》第4条强调的"一切人公平分担"就包含了政府的责任,第26条强调的"国家应当采取必要的措施,促进……国民……自发开展绿化活动、再生资源的回收活动及其他有关环境保护的活动"包含了政府的促进责任。另外,立法还注重政府责任、市场机制和国民行为的衔接和协调,如《建立循环型社会基本法》第4条规定:"必须使国家、地方政府、企业和公众在合理承担各自责任的前提下采取必要的措施,并使其公平合理地负担采取措施所需的费用。"第12条规定:"公众有责任抑制产品变成废弃物……,协助分类收集可循环资源,从而配合国家和地方政府实施有关适当处置废弃产品的政策和措施。"《废弃物处理法》第2条规定:"国民应……协调国家以及地方公共团体有关废弃物减量及其他废弃物妥善处理政策措施的实施"等。
    其三,重视对国民进行教育和说服,培养国民的环境资源保护民族责任感,注意发挥国民的理解和配合作用。环境保护虽然是政府主导的事业,但是不能离开国民的理解、配合、参与和支持,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加强对国民的教育和说服。如《环境基本法》第25条、《建立循环型社会基本法》第27条、《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第8条均规定了以提高国民环境资源意识和取得国民理解和配合为目的的环境资源教育和学习制度。值得注意的是,《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的说服教育立法模式尤其令人瞩目。该法把日本的资源状况常识,即"由于我国大部分资源依靠进口,而伴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资源被大量使用,产生了大量的废弃物品以及副产品,其中有相当部分被废弃,并有相当部分的可循环资源以及可再生部件没有被利用就废弃掉"纳入第1条之中,开门见山地对国民进行资源国情教育。由于该条触动了日本国民的神经,对培养国民的环境资源保护民族责任感,使他们形成和发展循环型的生活方式产生了重要的作用。
    其四,由于生活消费既是产生环境和资源问题的生产和经营行为的最终动因,也是产生消费环境资源问题的原因,因此立法注意合理引导消费者也就是公众的日常行为,以发挥他们在循环型社会建设中的作用。如《环境基本法》第26条要求"促进……国民自发开展绿化活动、再生资源的回收活动及其他有关环境保护的活动",在该规定的指导下,日本所有的环境资源立法均规定了公众的参与要求,如《建立循环型社会基本法》第12条要求"公众有责任抑制产品变成废弃物……";《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第1条要求"消费者应努力促进产品尽可能长期使用,并促进可循环资源和可再用部件的再生利用,同时还应协助……";《容器包装物的分类收集与循环法》第4条要求"消费者应通过使用可反复使用的容器包装以及控制过剩使用容器包装的合理化使用等,努力控制……";《可循环性食品资源循环法》第4条要求"消费者要通过改善食品采购或者烹调方法,努力控制……";《废弃物处理法》第2条要求"国民应通过控制废弃物的排放、使用再生品等谋求废弃物的再生利用,同时……"等。
    其五,采取综合性的调整机制来促进国民循环型生活方式的培育。环境社会关系具有广泛性、综合性和复杂性,因此日本环境法特别注重政策的综合性,如《建立循环型社会基本法》第8条规定:"在制定建立循环型社会的相关政策时,必须对其与其他环境保护政策相互间的有机结合,予以必要的考虑。"基于此,有关的资源节约和循环立法都针对公众的日常生活规定了经济刺激措施、自愿措施和强制措施相结合的机制。经济刺激主要是通过税收、收费、信贷等机制来调节公众和企业的行为,如《特种家用机器循环法》第6条规定的消费者根据企业的要求支付费用可以达到该法所设定的促进消费者尽可能时间长地使用特种家用机器的目标。自愿措施主要是立法提倡的而不是强行要求必须作出或者不作出的措施,如《建立循环型社会基本法》第3条提出"根据技术和经济可行性,鼓励采取主动而积极的行动,减少环境负荷"。强制措施就是公众必须作出的,如日本的《环境基本法》和所有的环境资源专门立法,以"应"、"要"、"必须"、"有责任"等措辞都规定了政府、企业和公众应当作出的行为和不应当作出的行为。至于哪些行为需要经济刺激措施来激励,哪些行为是自愿的,哪些行为又是必须作出的,需要综合平衡环境资源保护的现实需要、国家和社会的整体经济和技术条件以及国民的环境素质等方面的因素。
    
    (本文发表于《国际借鉴》2006年4月)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