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太政治社会研究前沿
一、亚太政治社会研究的概况
    亚太地区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人种、民族、语言、宗教多样化,是差异性最大的地区之一。亚太地区经济高速发展,但发展极不平衡。亚太地区各种政治制度并存,意识形态多元。长期以来,由于经济发展落后,亚太地区不被关注和看好,其作用多是地区性的。随着经济的崛起,亚太地区不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更主要是政治概念、军事概念和经济概念。
    随着亚太地区在世界政治格局中的重要性逐渐显现,人们对亚太地区的关注也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和高度,这一切促使亚太研究从一个边缘学科向初具规模的研究系统转化。当前,亚太研究已经建立了理论框架,确立了研究层次和宗旨。亚太经济、政治和社会文化问题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挖掘和分析。中国国内形成了亚太研究网络,建立了亚太研究学会以及其他相关组织,并从国家到地方都建立了稳定的研究机构和拥有了一批术有专攻的专业人员,为亚太研究、亚太地区的发展和建设、亚太政府决策以及亚太地区社会文化交流都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亚太政治社会研究也存在一定的障碍和局限。首先是信息不畅、资料滞后。亚太地区大多是发展中国家,信息传播和反馈方面不及时。其次,由于文化和种族多元,交流也存在一定不足。
    
    二、亚太政治社会研究的热点问题
    亚太政治研究的热点之一是美国对亚太事务的参与。以东亚为核心的亚太地区是美国世界事务的重点地区。美国希望长期保持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主导亚太安全、经济、政治事务,支持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当前美国最重要的目标是争取亚太地区国家对其反恐怖目标的支持。
    东北亚核存在是当前最具紧张性的问题之一,它直接关系到东北亚地区的安全和国际关系。朝鲜希望通过核问题打破被封锁和孤立的局面,为国民经济创造好的外部环境。美国则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希望阻止朝鲜发展核武器,同时构筑东北亚多边体系,控制东北亚的事务。朝美双方的多重目的决定了朝核问题的复杂性和尽快解决的困难性。
    亚太地区的"反恐"同样是人们关注的重要问题。恐怖活动是政治弱者、思想受挫者和宗教狂热者对付强者的新型战争。恐怖活动没有固定的战线和敌人,行为人是某个组织或某个民族,攻击的目标是一个或多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利益。恐怖主义表面上是一个安全问题,但本质上却是一个政治问题。911事件拉动了亚太地区恐怖主义者的神经。东南亚地区频发恐怖事件,如2003年的巴厘岛事件。恐怖分子也异常活跃,各种恐怖组织如菲律宾阿布沙耶夫组织频繁出招。
    亚太地区社会热点问题也非常多。如何减少贫困是最重要的研究问题。亚太经济发展减少了4亿左右的贫困人口,但亚太地区仍然集中了全世界绝大多数贫困人口,减少贫困,是亚太地区未来实现可持续发展面临的主要挑战。
    亚太地区城市化问题也是亚太研究的重点。一些国家的人口向首都或大城市过度集中,造成城市分布不均衡、结构不合理,严重制约了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协调发展。城市基础设施和管理水平也跟不上城市人口的增长,住房、饮用水、能源、医疗和教育设施也不能满足需求,城市贫困群体逐渐扩大。
    劳动力流动是亚太地区面临的最大挑战。劳动力国内流动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但也给劳动力市场和城市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劳动力跨国流动为国家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是一些国家如菲律宾、印尼经济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跨国劳动力大多从事家佣、护理工作或娱乐业。他们的人身安全和权利往往得不到保障。亚太各国有必要就劳动力跨国流动开展国际合作,保护"移民劳工"的基本权利。劳动力过剩国将在亚太劳动力市场,主要是低端市场展开激烈的竞争。
    三、亚太政治社会研究的发展趋势
    "反恐"仍然是亚太各国面临的重要任务,因此也是亚太研究的重点。此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作用、朝核问题的解决、东南亚各国的政治稳定、印巴关系也都将是亚太政治的焦点。亚太地区政治社会研究也会出现新的关注点。
    随着印度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越来越突出,印度研究将占据亚太研究的重要日程。印度的文化、政治和经济都将成为未来亚太研究的重点内容。与印度有关的问题都将成为热点问题,如印巴关系的走向就将更加引起人们的关注。当前,印巴两国表面上缓和,但实际上进行着军备竞赛,竞相从英美购买武器。作为大国,印度的稳定和发展势必对世界发生深远的影响。
    亚太地区老龄化问题将逐渐浮出水面。当前,亚太地区人口仍然比较年轻,劳动力增加的速度超过就业吸纳能力是亚太地区经济发展的共同问题。不过,形势在悄悄发生着变化。2002年,亚太地区60岁以上老人数量已超过3.2亿。到2027年,亚太地区的老年人口将占总人口的15%。劳动力减少、社会保障和财政支出增加等都将对亚太社会提出严峻挑战。
    非传统安全将是亚太政治与社会研究的重点之重。理论上,我们把建立在军事冲突基础上安全理解成传统的安全观念,把威胁到国家、社会和人类安全的其他因素归结为非传统安全。亚太政治与社会研究中关于非传统安全的内容将更多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
    非传统安全之食品安全。食品安全是指人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自然地和经济地享有充足的食品,这些食品无论是在质量上还是数量上对健康和生活都是必需的。食品安全受到威胁是亚太地区人民日常生活面临的重要问题。
    非传统安全之社会安全。社会是以共同的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而相互联系的共同体,体现了处于一定地域中的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以及价值和伦理道德观念。社会安全是指社会文化及以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为基础的社会体系和社会文化受到威胁和破坏。
    非传统安全之信息技术安全。信息技术的发展对人类社会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信息技术安全以计算机攻击的形式出现,如信息侦察,窃取信息技术和修改信息内容;攻击关键设施的信息数据库,如交通网、发电站、供水系统、金融体系;攻击军事信息系统,修改命令,扰乱目标等。
    非传统安全之疾病威胁。疾病是近年出现在亚太研究日程的新问题。艾滋病、非典、禽流感等疾病的爆发扰乱了亚太地区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对亚太地区的发展带来极大的威胁。亚太地区正在成为全球艾滋病流行中心,有800多万人染上艾滋病毒或艾滋病,其中95%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如至2001年,泰国已经共有98.4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意味着有1.5%的泰国人已经感染了艾滋病病毒。2002年,印度的艾滋病感染者也达到了458万人。亚太地区如再不加大对公共卫生系统的投入,势必将爆发灾难性的后果。 (2004年 8月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学术前沿)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